伊斯兰视野里的恐怖主义-2

Site Team

恐怖主义采取的手段有越来越残忍的趋势,杀害手无寸 铁的百姓是其一大特点。而这一点从根本上就与伊斯兰教所倡导的信仰生活背道而驰。因此,恐怖行为历来就遭到伊斯兰世界的一致反对和谴责。在伊斯兰会议组织 2002年4月份的会议中,50多个成员国都一致谴责了恐怖主义[7], 与此呼应的是伊朗首都德黑兰召开的“合法抵抗与恐怖主义”国际研讨会[8]。 在表达反对恐怖主义的决心的同时,代表们也表示拒绝接受“任何旨在把伊斯兰国家或巴勒斯坦和黎巴嫩抵抗运动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的企图”,反对把穆斯林与恐 怖主义相联系。伊斯兰世界的学者认为,恐怖主义归根结底是一种移情:将自身的恐惧感、失落感转移到威胁传达一方,因而坚持伊斯兰信仰是消除各种恐怖主义的 良方。只有确立一种真正的对无上主宰——安拉的信仰,将自身的一切交托于真主,才会有一种和平和宁静的心灵,拥有这种心灵是消除一切恐怖主义的最核心的方 法。也正是在这个前提之下,伊斯兰世界广泛地谴责了各地的恐怖主义,对于发生在中东的与穆斯林有关的恐怖主义也毫不留情地斥之为没有信仰的行为。可见,恐 怖主义作为社会的一大公害应该被消除的观点,在全世界得到普遍认同,只是在如何定义恐怖主义方面,西方和中东存在着分歧。


西方舆论界盛传的所谓 “中东恐怖主义”是伴随着巴勒斯坦问题的产生而产生的。巴勒斯坦问题到联合国大会的最初原因,是犹太复国主义的“哈加纳”、“伊尔贡”等秘密武装小组对英 国统治势力发动了频繁的暗杀、绑架和爆炸等恐怖袭击,并导致了1946年“伊尔贡”恐怖别动队制造恐怖活动,最终使他们取得了与阿拉伯人争夺巴勒斯坦的优 势。犹太复国主义建国的政治原因远远超过了其宗教意义,因此我们也不能说这些恐怖主义行为是来自于犹太教的宗教精神。但是连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都承认,以色 列对巴勒斯坦地区只是武装占领,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发展经济的做法,巴勒斯坦地区状况是难民、经济恶化、贫困、失业、加上被占领的屈辱,导致了为争取民族 独立的一系列武装斗争,其中不乏极端的恐怖主义做法。同样,这更多的是因为一种政治因素:因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国家恐怖主义导致了巴勒斯坦的“恐怖反 击”。
巴以冲突的背景实质是处于劣势的中东与强势的霸权之间的对抗和斗争。西方国家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是为了把自己国内的犹太人送到巴勒斯坦,一 劳永逸地解决国内长期存在的犹太人问题。从1502年,葡萄牙著名的航海家达•伽玛袭击赴麦加朝圣者的阿拉伯船只,到目前旷日持久的阿以问题,这只是中东 穆斯林世界与西方霸权斗争的延续和激化。受到挤压的伊斯兰世界对西方强势的抵抗和拒绝,被西方舆论异化为“恐怖主义”。


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当代世界最大的恐怖主义
冷 战结束后,各种力量重新组合,争夺利益,力量的不平衡性导致“恐怖主义”成为一种获取影响力的工具、一种灵活机动而一石数鸟的战术,非国家的行为主体和国 家同样加以使用” [9]。恐怖主义越来越多是因为力量悬殊在拉大,传统的方法效果不大而导致的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化行为。日益拉大的南北差距、政治经济的不平衡导致处于弱 势的一方产生一种被挤压的感觉,又因为军事力量的极度不对称而诉诸以极端方式。因此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目前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和急剧变动的世界政 治格局。


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强大的美国以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态和动辄动武的行为,从1945年到2003年干预、交战、空袭、武装入侵 诸如中国、朝鲜、越南、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等国[10],造成这些国家及地区与美国在力量和心理层面的极度不平衡。在地区范围内,最动荡的巴勒斯坦 也是由于以色列的迅速强大,和在美国的支持下一再拒绝执行联合国通过的决议打压伊斯兰世界,而使中东阿拉伯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古老民族,感觉到 一种被边缘化的受挫感。在被占领土地上,阿拉伯人为争夺主权进行的一系列武装斗争,却有着与法国抵抗德国入侵的相反的性质定义。这一点在1992年3月 20日,法国《费加罗报》刊登的苏丹穆斯林领袖哈桑•图拉比对该报记者发表的谈话中被深刻地揭露和批判,“法国人反对德国占领时,你们有一个尊贵的名称 ——抵抗运动,而巴勒斯坦人反对占领他们的领土时,你们却称之为恐怖主义。西方有双重标准”[11]。正是美国和以色列这种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行径使全球 恐怖主义越演越烈,也使美国和以色列成了恐怖袭击最严重的国家。因此,我们可以说,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当代世界最大的恐怖主义。

Related Articles with 伊斯兰视野里的恐怖主义-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