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赛因·阿卜杜·瓦希德,原爱尔兰天主教徒皈依伊斯兰的经历(4/4): 信仰声明

Site Team

当我开始研究伊斯兰时,面对信仰这一重要问题,我意识清晰,没有遇到激烈的思想斗争。现在我宣布,我相信耶稣是真主派遣给人类的使者,是真主伟大的使者之一,是最值得尊敬的先知之一。他既不是真主的化身,也不是真主的儿子。我承认耶稣是一位虔诚的、信仰独一论的犹太人。如果耶稣知道那些人坚持三位一体信仰,他一定会震惊和震怒。以前,我担心自己一旦成为穆斯林,就是对耶稣的背叛。现在我认识到,继续过去的信仰就是对耶稣的亵渎。

我相信穆罕默德是比耶稣较晚(最后的)的使者,是耶路撒冷犹太人耶稣的纯真的继承者,承接纯真犹太教的当然是伊斯兰。他所传达的经典就是真主的启示,是耶路撒冷——犹太基督教合法的继承人。

需要说明的是,我进入伊斯兰不是因为我的罗曼蒂克的爱情。与一位穆斯林姑娘想建立婚姻关系也是一个因素,是信仰转变的催化剂。爱上一位穆斯林姑娘是我研究伊斯兰的初衷,2001年,这个有疑问的关系最终还是破裂了,但我依然保持我的伊斯兰信仰。

我皈依伊斯兰绝非是权宜之计,我是真诚的。信仰必须真诚。我的意识清醒,信仰之中决不能掺杂任何欺骗之举动。信仰真主绝不是轻微小事,因为人的灵魂始终处在危险的境地。

我不再信仰今日众所周知的基督教,我不相信三位一体与耶稣是真主儿子的信仰。我全心全意信仰独一的真主,伊斯兰信仰的表白就是最佳的表白。无论将来我和什么样的人建立婚姻关系,我将坚持这一信仰。

有时我不由自主的感到惊奇的是,我加入的这个宗教团体一大批人忘了伊斯兰认主学的核心,他们以古怪的行为与规定埋葬了这一核心,并且还把这一古怪的行为强加给他人。一个人是穆斯林或不是穆斯林,完全是自由的。因为真主在《古兰经》中声明“信仰无强迫。”关于讲到伊斯兰认可的合法行为和实践的时候,我发现在一些穆斯林对此问题的解释中,存在一些让人失望的论调。我敢说,塔利班的心态不止局限在阿富汗的版图上。

政治化的哲学理念使我感到厌倦,并把这政治化理念试图以伊斯兰的名义表现出来,这不但违反了伊斯兰关于战争的基本规则,而且对真主的诺言缺乏忠诚。这些极端分子使得传播伊斯兰的事业落后几十年。有时我情不自禁地呼应英国皈依者迈克尔·马利克的哀叹:“伊斯兰是美好的,但我无法忍受一些穆斯林。”

尽管我对所谓自称穆斯林的人越来越失望,但关于对独一真主的信仰,我的诚信没有丝毫的动摇。一位美国的新教徒给我带来马丁·路德引用的一句话,引起我的注意:

“每个人一定会按他的信仰去行事,就像他按自己死亡的方式去做事。”

伊斯兰是纯洁的坚持独一论认主学的典范,有了新的信仰,我的内心世界完全得以宁静。这是我的信仰声明:

“你说:“他是真主,是独一的主。

真主是万物所仰赖的。

他没有生产、也没有被生产,

没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敌。”(《古兰经》112:1-4)

感谢我的父母

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父母——忠贞的天主教徒。我彻底皈依了伊斯兰,他们对此深深失望,但也接受了我的决定,继续对我表示他们纯洁无私的爱。他们表示理解我的信仰,并从情感和现实生活中予以支持,我处在最幸福的时刻。

Related Articles with 侯赛因·阿卜杜·瓦希德,原爱尔兰天主教徒皈依伊斯兰的经历(4/4): 信仰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