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召唤——第二部分

Site Team

信仰的召唤——第二部分  

 

我们将继续“信仰的召唤”的研究。

第四:对于生命偶然产生的数学概率是零

进化论者佯称生命细胞产生于阳光与泥土的相互作用,这是一种完全的幻想,科学实验证实偶然绝不可能形成组成生命细胞的蛋白质分子,也不可能形成组成蛋白质分子的氨基酸分子。每一个氨基酸分子是由五种基本元素构成的——碳、氢、氧、氮和硫,可能还有磷。如果这些元素(人类已知的元素种类上百种)偶然形成酸的话,需要的物质数量是已知宇宙物质数量的数倍,需要的时间等同于宇宙的年龄(一百三十亿年至一百五十亿年),这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证实了其不可能性。

组成所有生物身体的氨基酸分子中的原子,都围绕碳原子自左边排列,当生物死亡时,这些分子的原子排列顺序改变,从右边排列。根据生物体内的任何有机物的氨基酸分子内的原子排列顺序,可以确定生物死亡的瞬间。这是令今天的细胞学家和有机化学家大惑不解的一件事,这一现象被称为“氨基酸的变向”。

氨基酸只是一种有机物分子,而并非生物本身,它能结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易溶于水。适合组成蛋白质分子的氨基酸必须是一种被称为“阿尔法”的类别,其围绕碳原子排列的原子顺序必须是左向的,这些氨基分子在蛋白质中的排列也必须是左向的,它们之间靠“肽链”相连接。在已知的上百万种氨基酸中,能够组成蛋白质分子的氨基酸只是二十种。要说蛋白质分子是靠偶然形成的话,那是绝不可能的!! 

当蛋白质分子不可能偶然形成时,生物分子更不可能偶然形成。我们知道,人类的细胞其直径通常不超过0.03毫米,而具有非常复杂的构造,超越于所有人类科学技术所建立的工厂。生物细胞可以生产出二十万种复杂的蛋白质,每一种类都意示着一个精密的氨基酸构造、组合、联系的体系,并不是所有都适合生物体的结构!

 

第五:万物的结构一致指示着造物主的独一性:

如果我们将注意力从生物转向无机物,我们会发现我们生活的物质宇宙——具有极广袤的空间、庞大的天体数目、精密的联系、秩序的运动和完美的面貌的宇宙——可以分为四个组成部分:物质、能量、空间和时间。

物质——与其表象不同——来自于一个根源,那就是氢气;能量——其形式多种多样——来自于万有引力。原子的爆炸证实物质与能量是同一事物;同时证实空间与时间是互相联系的两件事物,没有时间便不会有空间的存在,反之亦然。

因此,宇宙的组成实际上分解为一种事物,我们不了解这一事物的实质,然而它体现着所有存在的伟大一致性。这一宇宙的一致性表明了其创造者的独一性,见证了他的神性、主性和创造性,他不具备万物的属性,任何的描述都与其伟大性不相适宜。同样,万物的存在(从物质的基本粒子到人类)都是成双成对的,这也见证了清高伟大造物主超绝于万物的独一属性。

第六:宇宙及其中万有的产生确定了末日的必然性:

所有知识都指示着宇宙及其中的一切不能描述为永恒。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看到死亡吞噬着一切:人类、动物、植物、不同种类的矿物等等,无论长短,所有的存在都有一个终结。宇宙拥有一个开始,科学家们衡量为在一百三十亿年至一百五十亿年之间。所有拥有开始的被造物都有一个特定的时期,其存在将在这一时期的尽头结束。因此,我们的宇宙终有一天必将毁灭,这证实了末日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证据很多,比如所有生物和无机物的灭亡。生物是死亡是众所周知的,是存在的现实之一。无机物的灭亡,比如我们在天空中看到的群星,它们的陨落和消亡形成的流星与陨石等。宇宙中的所有存在都将毁灭。我们的太阳每秒钟以能量形式消耗的质量,大约为四百六十万吨的物质,指示出它毁灭及其周围星体毁灭的必然性。当太阳毁灭的时候,也就是造物主“说有就有”的命令完成之时,世界的规律秩序改变,末日在突然间来临。清高伟大的造物主安拉在尊贵的《古兰经》中说:“……它(末日)在天地间是重大的,它将突然降临你们。他们问你,好像你对于它是很熟悉的,你说:‘只有真主知道它在什么时候实现,但众人大半不知道(这个道理)。’”(《古兰经》7187

天文学的研究确定了月球到地球间的距离,每一年增加三至四厘米。这指示了月亮被太阳吞没的必然性。当造物主“说有就有”的命令发出之时,太阳吞没月亮,宇宙秩序颠覆,末日降临。清高伟大的主宰在一千四百年前已经告诉我们这一事实:

“当日月相合的时候”(《古兰经》759

宇宙必然毁灭的断然证据——即便还有很长时间——还有炎热天体(如恒星)的热量转移到冷天体(如行星、小行星、卫星、彗星等)。科学逻辑告诉我们热量的散失将导致宇宙的毁灭。

 

第七:人类感官与理智能力的局限性肯定了幽玄的真实。

无疑,理智是崇高的安拉赋予人类最伟大的恩典之一,最大程度地去运用理智属于是对这一恩典的一种感谢。然而,必须承认人类能力的局限性,它受到时间、地点、感官和理智的限制。必须承认人类所获得的全部知识,其范围不超过解释宇宙及其现象、揭示安拉的规律和对其的运用。至于在物质之后的幽玄,则是人类不能以有限的理智和感官去探知的,例如宇宙毁灭的时间。因此,人类需要认识的部分幽玄知识,只能来自于他的主宰。这也肯定了人类对来自安拉的宗教的需求,安拉在其宗教中以其包罗万有的知识给予人类正确的指引。

伊斯兰的真理之一,就是回答了许多人类脑海中犹豫徘徊的问题,这些问题来自知识分子和低文化者、年长者和年幼者、社会地位较高者和低地位者,诸如:我是谁?是谁创造了我的生命?我的使命是什么?我如何实现这一使命?生命结束后我的归宿是什么?……一个人如果不能获得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他就不可能在大地上有目的的生活,或者去实现他存在的目标,或者满意于他的现状……!!这种人必然生活在忧虑、不安之中,除了物质享受之外毫无目的和目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将促使人行为出轨、道德沦丧、对自身和他人(个人与社会)造成伤害,特别是青年的冲动、贵族与统治者的暴虐、因唯物主义而导致的其它罪恶等。如果说这些通常会因强有力的惩罚或人到达一定的时期(中老年)而停息的话,情感却会不断积累,如悲伤、后悔、担忧、恐惧、犹豫、无聊地等待大限临近、没有对死后的憧憬、从不在其消耗生命的今世中为后世做任何工作、毫无特定目标或明确目的等等。这里,再次显示了人类对伊斯兰的需求。

Related Articles with 信仰的召唤——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