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穆罕默德传记(1/12):先知诞生前的阿拉伯半岛

Site Team

在这段历史时期,阿拉伯半岛可分为三大块,各自都产生不同的影响。

北部地区处在信奉拜火教的波斯帝国和信奉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国的夹击之下,这两个帝国,又互争雌长 常起磨擦,迭生恶战,胜胜败败,遍地烽火。生活在两大帝国之下的北部的阿拉伯人自然也处在分裂状态中,不断地变换着效忠的对象。

南部阿拉伯地区是盛产香料的地方,被罗马人称为“阿拉伯香料沃土”(包括今日也门和沙特阿拉伯南部地区)。香料是人们垂涎的财富。信奉基督教的埃塞俄比亚国王尼格斯与拜占庭结盟 ,公元6世纪,拜占庭允许埃塞俄比亚人占有这片肥沃的土地。在残酷无情的征服到来之前,南部的阿拉伯人开辟出了通往阿拉伯中部沙漠地区的贸易通道,同时也把先进的行政制度带给了生活在沙漠地区的贝都因人(游牧人)。那时,贝都因人已成为商队的向导,还在绿洲地区建立了贸易区。

如果这些定居的人们的财富是乳香,那么居住 在干旱地区的贝都因人的财富则是椰枣树。定居者拥有奢华的香料,游牧民(贝都因人)则需要生存的食物。没有人认为希贾兹(汉志)(根据南部一位诗人的描 述,希贾兹:没有小鸟欢唱,没有绿草茵茵)地区是一块令人垂涎的财富。因而,希贾兹地区的各部落从未体验过被征服或被压迫的厄运,他们从未被迫向任何人说 过“尊敬的先生”。

贫穷成了他们的天然的保护屏,但令人怀疑的 是他们是否感觉到贫穷。人只有在感觉到贫穷的时候,才会嫉妒富人,但这些贝都因人并不嫉妒任何人。他们的财富在于他们的自由、在于他们的荣誉、在于他们高 贵的祖先、在于他们十分熟练的艺术——诗歌。现在我们称之为“文学”的艺术都集中于这一艺术中。他们在诗歌中歌颂自由、勇敢,颂扬友谊、贬斥敌人,咏唱部 落的英雄和美女。他们坐在炉火边吟诵着他们创作的诗歌,盛赞蓝天之下无边无际的沙漠。他们的诗歌见证着人类的伟大,为我们描绘出一副十分壮观的景象——在 荒无人烟的地球一隅,人永不停息地跋涉的壮观景象。

对于贝都因人而言,语言像锋利的宝剑一样有 力。当敌对的部落在战场上相遇,双方都会推出自己最优秀的诗人,来颂扬自己部落的勇敢、高贵,来灭敌方之威风,交战的每一方都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从现 代战争的理念来看,他们之间的战争与其说是战争,倒不如说是炫耀荣誉。那时到处充满动乱、不安。不像现代战争一样,那时的战争造成的伤亡很少。他们分配战 斗中缴获的战利品,以此表明战争的经济目的。当一方或另一方承认失败,双方清理战斗中阵亡的人数,胜利的一方给失败者一定的血金——给被征服者的赔款。这 样部落之间依然维持着健康的平衡。他们对待战争的这种态度,与现代所谓的文明社会对待战争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而,现在的麦加一如过去一样仍然具有重要的位置。因为克尔白就在麦加,克尔白是人类为崇拜安拉建立的第一座建筑。古老的克尔白是人们拜主的朝向。1000多 年以前,先知苏莱曼(所罗门)在耶路撒冷建立了圣殿。而苏莱曼的远祖易卜拉欣(亚伯拉罕)和他的大儿子伊斯玛仪修建了克尔白大殿的基础。古莱氏部落中一位 名叫古萨伊的部落首领定居于此,这就是麦加城形成的由来。克尔白附近有一眼泉,被称为“渗渗泉”,该泉眼的起源亦与易卜拉欣有关。正是这眼泉水救了尚在襁 褓中的伊斯玛仪的生命。《圣经》中也提到了此事:

“神听见童子的声音。神的使者从天上呼叫夏甲说,夏甲,你为何这样呢,不要害怕,神已经听 见童子的声音了。起来,把童子抱在怀中(怀原文作手),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见一口水井,便去将皮袋盛满了水,给童子喝。 神保佑童子,他就渐长,住在旷野,成了弓箭手。”(《圣经》创世纪2117-19)《诗篇》也说:“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圣经》诗篇846)

因为有了水源,麦加逐渐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贸易中心。波斯人和拜占庭人之间的战争使得处于阿拉伯北方 地区——连接东西方贸易的通道被切断,埃塞俄比亚人对阿拉伯南方地区的破坏,严重地影响了南方地区的实力和繁荣。还有,麦加作为朝觐中心,也强化了麦加的 优势,强化了麦加城的保护者古莱氏人的地位。麦加人的高贵(麦加的阿拉伯人是先知易卜拉欣的儿子伊斯玛仪的后裔)与他们的财富,还有他们的信仰,这一切因 素结合起来,使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与其他民族比较,他们有更高的威望,犹如辉煌的太阳与灿烂的群星比照。

但是由于年代久远,他们生活中已经远离了他们伟大祖先易卜拉欣与众先知的教导,加上他们居住在封闭的 沙漠,这一切导致了偶像崇拜的产生。他们开始相信偶像会在安拉那里为他们说情,所以举行仪式时,他们就崇拜那些偶像。每一个地区、每一个家族、甚至每一个 房间,都安放着偶像。在克尔白大殿和院子里也安放着三百六十多尊偶像——先知易卜拉欣为了崇拜独一的安拉而修建的克尔白大殿——那时的阿拉伯人不但崇拜雕 塑的偶像,而且还崇拜一些超自然的现象。他们相信天使是安拉的女儿,酗酒和赌博蔚然成风。杀害女婴罪十分普遍,甚至女孩一生下来就被活埋。

Related Articles with 先知穆罕默德传记(1/12):先知诞生前的阿拉伯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