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犹太拉比 麦沙·克里维特斯基

Site Team

俄罗斯达吉斯坦自治共和国首都马哈奇卡拉,其犹太会堂的一位拉比也信仰了伊斯兰。

每个人获得真理的方式都不尽相同。对于前拉比麦沙·克里维特斯基来说,他走向真理的方式自然也有所不同。他的曲折道路是法学院—犹太会堂—监狱,他的身份是准律师,然后成了拉比,然后信仰了伊斯兰,他是在监狱中找到自我的。

今天我们采访了麦沙先生。信仰伊斯兰后他改名为穆萨,现住在马哈奇卡拉市布里肯特山,看管主麻中心清真寺。

采访者:你好,穆萨先生。在开始谈话之前,你问我们要谈些什么。我说,还是谈谈你自己吧。

穆萨:你们对什么比较感兴趣呢?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我就先从这里说起吧,我就住在这所清真寺里。

采访者:什么原因让你留下了呢?

穆萨:我只是顺便走走看看,然后就留下了。

采访者:你觉得走进伊斯兰容易吗?

穆 萨:可以说非常困难。开始非常困难,现在也不容易。一旦你意识到伊斯兰的内涵,你就会发现这个宗教有多么的简单,但踏上这条路确实非常不容易。跟以前一 样,很多时候,人们是理解不了一个人是怎样从边缘踏入伊斯兰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边缘。伊斯兰无处不在,无论我们想到的地方还是想不到的地方,它都是存 在的。

采访者:可是,穆萨先生,我们确实看到这个事实了,非常惊讶,拉比是怎样成为穆斯林的呢?

穆萨:是的,很久没有人惊讶了,大概一年多了吧。开始对我来说也非常的陌生,但那并不是即兴选择,我信仰伊斯兰之前,阅读了很多关于伊斯兰的书籍,我已经被它吸引了。

采访者:在去犹太会堂之前你读完高中课程了吗?

穆萨:是的,我读完了牧师中学,毕业之后,我来到马哈奇卡拉,成为当地一名拉比。

采访者:你的家乡在哪里?

穆萨:我的家乡离这里很远,但现在我已经融入了达吉斯坦,成为名副其实的达吉斯坦人了。我在这里有很多朋友,无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我们相处的都很融洽。

采访者:那让我们回顾一下你在犹太会堂的工作吧。

穆 萨:当时的情况非常荒谬,犹太会堂旁边就是镇上的清真寺。有时候犹太教朋友们来找我闲聊,有时候我也会亲自去清真寺,看看他们是怎么服务大众的。我非常感 兴趣,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好邻居。有一年斋月期间,一位祖上是穆斯林的妇女带着《古兰经》来找我,让我谈谈克拉克夫斯基译成俄语的《古兰经》。

采访者:她带本《古兰经》来找你,一位拉比?!

穆萨:是的,她拿《古兰经》跟我交换《讨拉特》阅读。我就试着读读《古兰经》,先后有差不多十次。

读起来确实非常困难,不过后来慢慢开始理解其中的意思了,也慢慢了解了伊斯兰的基本思想(这时,穆萨看着我朋友六岁的孩子艾哈迈德,躺在清真寺的院子里睡着了。穆萨说,把他抱进大殿里睡吧)。

后来那位妇女把《讨拉特》送了回来,她感觉阅读和理解它都非常困难,因为阅读宗教文献确实需要全神贯注才行。

采访者:穆萨,你阅读《古兰经》的译文时,一定拿它跟《讨拉特》比较了吧?

穆萨:是的,我在《古兰经》中找到了许多问题的答案。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答案,它毕竟是译文,不是原文。但有些事情我开始明白了。

采访者:也就是说,有些问题你在犹太教中没有找到答案?

穆萨:我不知道,安拉意欲一切。

很明显,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时期成为穆斯林的犹太人,他们在犹太教中没有找到答案,而在伊斯兰中找到了。也许,他们是被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人格、举止和交往方式所吸引了吧。那是一个重要话题。

采访者:你没有在犹太教中找到答案,究竟是什么问题呢?

穆萨:在了解伊斯兰之前,许多问题我都没有试着寻找过答案。也许这部分重要内容已经由南非学者艾哈迈德·迪达特在比较《古兰经》与《圣经》时所写的书中提到了。

熟知宗教问题的人都知道一句众所周知的话:跟随即将到来的先知。当我研究伊斯兰时,我明白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应该被跟随的真正先知。这不是我的原创,《讨拉特》和《圣经》其实早就告诉我了。

采访者:关于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讨拉特》说了什么?

穆 萨:《讨拉特》没有提到穆罕默德这个名字,但可以根据关键词了解到说的就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比如,我们知道历史上哪个人崇拜多神,哪个人崇拜 独一的神。而对于封印先知的惯用描述就是,他会崇拜独一的神——宇宙唯一的创造者,而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与这个描述非常吻合。当然了,还有其他方 面的吻合之处。

当了解这些之后,我对伊斯兰更加感兴趣了,而在这之前,我对伊斯兰并不了解。之后,我决定深入研究这个问题,看看关于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名字还有什么奇迹和迹象。

《圣 经》告诉我们,主为先知们降示了许多奇迹,以便使民众确信他的特殊使命。关于这个问题,我请教了一些学者,他们说,有可靠圣训提到了关于先知穆罕默德的奇 迹。之后我了解到,先知穆罕默德总是说他之前有许多先知和使者。我们可以在《讨拉特》和《圣经》找到这些先知和使者的名字。

当我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让我徘徊了“为何我要了解《古兰经》呢,为何要比较呢?”也许我应该立刻为这些不好的想法忏悔吧。应该说,是我的兴趣和努力让安拉引导我走向了伊斯兰。

Related Articles with 前犹太拉比 麦沙·克里维特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