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女演员、模特萨拉·伯克

Site Team

我 是一名美国女性,出生在美国的心脏地带。和其他女孩一样,我成长在令人瞩目的大城市里,拥有令人羡慕的迷人生活。后来,我离开佛罗里达去了迈阿密南海滩, 寻找迷人生活的热点地区。自然,我也做大多数西方女孩做的事情。我注重外表与魅力,自信比别人更具吸引力。我工作格外努力,成为私人教练,入住富人区,成 为海滩常客,过上了奢华的生活。

但随着光阴的流逝,我的‘女性吸引力’只让我感觉到自我价值和幸福尺度在逐渐下降,我感觉自己沦为了时尚的奴隶,成为了外表的人质。

当自我价值与生活方式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时,我远离酒精和聚会,开始静思、行动并选择宗教。我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痛苦的折磨,并不是有效的拯救。只有与原来的生活方式分道扬镳才有可能彻底告别内心的痛楚。

女权主义者和行动主义者,想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我走到了十字路口,为深层改革和公正目标忙得不知所措。我加入新导师正在进行的运动,如选举革新,公民权利等。 现在,我的新行动主义完全不同,已经不是选择性地号召争议,我知道,公正、自由、尊重等理想,本质上都是普遍的,个人利益和普遍利益实际上并不冲突。我第一次知道“所有的人生来都平等”的真正含义。但最重要的是,我认识到,只有信仰才能统一人类的认识。

有一天,我读了一本书,它被西方世界消极地否定了,那本书就是《古兰经》。之前提起伊斯兰,让我想到的是遮盖,闺房,恐怖主义。在那之后,我被《古兰经》的内涵和风格吸引了,它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深深吸引了我。它还告诉我,人与创造者之间是不需要任何媒介就可以进行心灵沟通的,我还发现《古兰经》是有深刻洞察力的心灵演讲家,震撼心灵。

最终我找到了真理:我的新价值和行动目标不只是信仰伊斯兰,我还要像“原教旨”穆斯林一样安宁地生活。

我 穿着美丽的长袍,带着漂亮的纱巾,自由自在地走在大街上。无法想法,几天前我还穿着所谓的文明服饰比基尼到处炫耀。商店,路人,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有我的 心第一次体会到了安宁。我突然觉得身上的枷锁一下子被解开,肩膀上的担子没有了,我彻底解放了。曾经多么在意别人看我的神态,如今我多么自信快乐地漫步在 大街上。也不用再浪费时间购物、化妆、染发、外出了。彻底自由。

我发现,最令别人“反感”的伊斯兰,愈加可爱特别了。

很快,官员政客、梵蒂冈牧师、行动自由论者、所谓的人权和自由主义者,纷纷利用媒体谴责盖头是对女性的压迫,阻碍社会和谐,埃及官员还称之为退步的象征。

面对一些政府对女性的压迫时,所谓的女权主义者纷纷起来捍卫女性权利,而当这些妇女因戴盖头被剥夺工作和教育的权利时,他们却视而不见!我突然发现了他们两面派的虚伪面目。

今 天,我仍是女权主义者,但我是穆斯林女权主义者,我号召穆斯林姐妹竭尽所能支持自己的丈夫成为优秀的穆斯林,鼓励孩子成为正直的穆斯林,再次成为人类在黑 暗时代的灯塔,劝善戒恶,说真话,反病态,为戴盖头的权利而呼喊,而战斗,用一切合法的方式寻求安拉的喜悦。更重要的是,把戴盖头的经验和体验分享给姐 妹,让她们有机会理解我们爱上盖头的原因和盖头的真正含义。

女性有意无意地被世界各地媒体‘尽量少穿’的时尚冲击着。曾非穆斯林的我,坚决维护女性戴盖头的权利,让人们了解它的价值,以及它给女性所带来的安宁和幸福。昨天,比基尼是我自由时尚的象征,从今往后,盖头则成为我精神价值不可或缺的重要标志。

摆脱海滩的‘迷人’生活,让我幸福不已,我安宁地生活在安拉的庇护中,享受着可敬者拥有的一切。

盖头是女性解放,找到自我,确定目标,认清与造物主的关系的新象征。

我要对那些用丑陋的服饰换取伊斯兰端庄盖头的人说,你们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失去什么。

Related Articles with 前美国女演员、模特萨拉·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