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犹太人理查德·雷曼

Site Team

我在小时候,经常听短波广播。我习惯收听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播出的关于中东的节目。我也喜欢听世界各地的音乐,还时不时的听古兰经诵读。当然,在那个时候我还对伊斯兰一无所知。


随着时光的推移,我的习惯改变了不少,但收听着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的习惯却一直没有变。有一段时间,他们播出一个名叫“信仰的语言”的节目,每天5-8分钟时间,由一个不同宗教信仰者代表英国重要宗教谈话,在这些讲话者中,穆斯林的讲话者是我最喜欢听的宗教代表之一。


每次穆斯林的代表发言,我就想着去了解更多有关伊斯兰的知识。我对宗教的印象就是,一个实践伊斯兰的人是一个幸福的人,而不是美国媒体所渲染的卑劣的人。我拒绝相信真正顺从真主的人就是美国媒体所描述的那些人。因为我是出自犹太背景的人,让我与伊斯兰有点亲近感的就是伊斯兰提出的真主没有匹敌的独一论信仰。


在英国工作

我遇到一位真正的穆斯林的那个时候,应该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来临的时刻。但我并不知道这一切的来临。当时我非常想去游览英国,而我还在纽约做计算机程序设计的工作。


我去了英国旅行并喜欢上了这个国家。在我的游览期间,我去过几家招聘代理公司,但结果很遗憾,仅有一家公司给了我几份商业杂志。 回到美国后,我就给杂志上列出来的公司发我的个人简历。后来,我终于再次来到了英国,因为几家公司想我面试我。最终我在一家公司找了一个职位,尽管我当时的签证是旅游签。


雇佣我的那家公司为我申请了工作许可证,但招聘部门告诉我为了进一步的文书处理我必须离境,我在一个名为商标科技的公司找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从此,我就在萨里郡英格汉镇落下了脚。


邂逅穆斯林

我在商标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我的导师艾尼斯·卡里姆是一位穆斯林。有一次我问他是否知道怎样能得到一本《古兰经》。让我非常惊奇的是几天后他给我找来了一本《古兰经》,他也要求我保证在读《古兰经》之前沐浴洗澡。我也没有把这本《古兰经》给别人看,我害怕有人会在上面乱写些什么而亵渎了它。


第二天早上,我洗了澡,吃完早餐就开始阅读《古兰经》。我发现“读”是真主让哲卜依勒天使命令我们伟大的使者去做的首要事情,尽管他不会读也不会写。


当我仅仅读了世界上最尊贵的经典的一小部分时,我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仅仅看了十页,我就告诉自己这才是我所要的宗教。这些都是发生在1990年事,我读的越多,我想知道的也越多,我深爱着我所读的每一句。


在那时,我不知道怎样去礼拜,也不知道伊斯兰的细节问题。艾尼斯邀我去伦敦的清真寺,我就跟他去了。我只知道崇拜真主只是一种跪倒的姿势。当时,我知道穆斯林每天要进行多次地祈祷,所以,我也像他们一样去做,晚上睡觉之前和早晨起床后做礼拜。


再次回到美国

我的工作许可证到期后,我又回到了美国,而且失业了好几年,我到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市看望了我的父亲,并且为他创建了数据库应用程序。我发觉亨茨维尔市是一座高科技的国际都市。我打算找份程序设计的工作在这落脚,我父亲说我要是找不到工作,我就得回到新泽西州我母亲那里,我母亲已从纽约搬到新泽西州住,大概两个星期后我就去了新泽西州,在亨茨维尔市的一家公司我找到了一份程序设计的职位。


第一次去清真寺

我和我的妹妹要去印度尼西亚旅游。我们俩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笔友要我妹妹帮她买一个伊斯兰风格的珠宝作为礼物。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在亨茨维尔有没有穆斯林。

真主为我安排好了一切,我还记得有一个名叫“新约”的进口货店铺,我以为这是穆斯林开的,但却不是,而是由伊斯兰联盟开的。当时发生了只有真主才能安排的一些事,我们跟店主说了几句话,并告诉他我们想要伊斯兰珠宝,他把我们领到亨茨维尔伊斯兰中心里。


我感谢真主让他们把我指引到了清真寺。我走到一栋楼跟前,只有一辆车停在那里,我跟车里的人说了几句话,他告我让我找寺里的伊玛目,他知道在哪可以找到珠宝,我一直害怕走进那个建筑物,因为那里对我来说是非常神圣且神秘的。


曾记得有一天工作时遇到了一个戴头巾的女士,我告诉他我要接受伊斯兰的这一事,她说:“你为何不去亨茨维尔的清真寺呢?”最终我鼓起勇气走进了在我看来非常神圣的清真寺。


我跟伊玛目谈了一会,然后他邀请我跟其他的兄弟们一起做礼拜。这是我人生中的转折点。我喜欢这个宗教,开始时每周去一次清真寺,然后慢慢地每周去几次清真寺,我非常渴望能够多去清真寺礼拜,现在,我的大多数的拜功都在清真寺礼,除非我在工作时无法到清真寺礼昏礼和宵礼。


我正式地接受了伊斯兰

1996年十一月我公开的念了作证词,在工作时间,我自己和我的穆斯林同事一起在工作单位的小礼拜间内礼晌礼和晡礼拜,这让我很骄傲,我在工作地方的走廊拿上一个拜毯,为了让过往的人来问我这些是什么东西,当他们来问我这些东西时,我就告诉他我是一位穆斯林,这个拜毯是我用来在上面的礼拜的。我的工作环境中也充满了伊斯兰的气氛,我的电脑用伊斯兰的艺术形象制作而成,我的电脑的背景通常是天房或是我们的清真寺。


现在,我是一位穆斯林,永远不会回到迷误中。

Related Articles with 前美国犹太人理查德·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