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盲人马利克·穆罕默德·哈桑

Site Team

首先,请允许我说,我讲这个真实的故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炫耀或自夸,而是为了寻求你我的养主安拉的喜悦。

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全世界的主,复生日的主,至仁至慈的主。

俗话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下面就开始分享我的信仰之旅吧。

我是加拿大人,名叫马利克·穆罕默德·哈桑,是一个新穆斯林。高中时阅读了亚历克斯·哈 利的长篇家史小说《根》,就在那时初识伊斯兰,从此与它结下不解之缘。它让我知道大多数穆斯林都意志坚强,当然,我也不例外。它让我认识到安拉,而在那之 前,我对安拉一无所知。我开始对安拉存在感到好奇。同时,我也开始阅读有关“伊斯兰国度”的书籍,特别是有关马尔克姆•X的 书籍,他对安拉的虔诚热爱让我着迷,尤其是他成为“伊斯兰国度”的发言人后。他让我知道安拉无形无界。作为一个盲人,他让我与他们产生心灵上的共鸣:哈利 和马尔克姆都是穆斯林。之后,我继续了解伊斯兰,只可惜找不到更多的资料,因为我是盲人,阅读资料非常有限。盲文或音频伊斯兰资料非常少,而且都平淡无 奇。我相信其中的原因是我获得的资料都不是穆斯林编写的,多少有些曲解伊斯兰的意味,并且我看出基督教徒或非穆斯林编写的大多数关于伊斯兰的著作都有此倾 向。以前我不知道哈利法克斯也有穆斯林,更不用说我认识一两个了。成为穆斯林之前,我连当地有伊斯兰协会都不知道。

后来,高中毕业前一年19965月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邀请我参加为盲人和弱视群体举办的野营活动。这个活动在加拿大很出名。我发出了简历,万赞归于安拉,当时我只是为了工作。

起初我并不想去,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那对我有好处,应该去。于是,19966月30号我在新斯科舍省登上了飞往多伦多的航班,完成作为非穆斯林的最后一次旅行。这是后话。

到了多伦多,一切正常。第二天千里之行全面启动。那天我遇到一个姐妹,正是通过她,安拉把我引向了美好的伊斯兰。在此我就不透露她的姓名了。

见到她时,因为喜欢她的名字,我就想直接跟她交流。我问她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她告诉我那是阿拉伯语的名字。于是我问她是不是穆斯林,她回答说是的。我就告诉她我对伊斯兰的认识,说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向她请教问题,让她教我伊斯兰知识。

其中一个小插曲我记忆犹新。当野营的所有工作者参加棒球比赛时,我和这位姐妹开始谈论伊斯兰,因此也就错过了整场比赛。

不过我有更大的收获。我们关于伊斯兰交谈了三四天,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6月15日成为穆斯林的。我的生活从此彻底改变,看待什么都跟以前不同了,我忽然觉得自己融入了一个大家庭,所有的穆斯林都是兄弟姐妹,可以说,我有12亿兄弟姐妹,我为此感到自豪。最终我知道谦卑地敬拜不需看到的安拉。

读 此文的非穆斯林,只需要看看这种方式,学习定有好处,但你绝不知道何时被考验。比如,如果你不参加考试,无论你学习多么优秀,你都不会有学分。所以说,学 习定有好处。但如果你想要学分,就必须签到。换句话说,就要念作证言,让安拉教给你万事万物。相信我,绝对值。你甚至可以说回报就是天堂。

如果我的故事让你获益,那么,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否则,责任全在本人。

最后,我想用一段圣训结束本文,因为它对我的影响极为深刻:

“敬拜安拉,犹如你看见他一样,即便是你看不见他,当知道他确在看着你。”(《穆斯林圣训实录》)

Related Articles with 加拿大盲人马利克·穆罕默德·哈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