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基督教徒、联邦监狱牧师优素福·艾斯塔斯信奉伊斯兰的过程

Site Team

在德克萨斯、奥克拉荷马以及在佛罗里达做生意

三十年过去,我父亲和我一起做了很多生意。我们经营娱乐业、各种展览以及其他赚钱的生意。从德克萨斯、奥克拉荷马到佛罗里达州,我们开设了钢琴、乐器店,赚了几百万美元。这些年我们不停地追求真理、寻求灵魂得救的道路,然而我们的内心并没有真正安宁过。我相信你们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上帝创造我?上帝要让我干什么?究竟谁是上帝?我们为什么相信“原罪”? 为什么阿丹的子孙要承受他的“原罪”而且永远受原罪惩罚?……如果你向别人提出这些问题,他们会说,既然你信仰上帝,就不应该问这么多问题,或者他们告诉你这是一个“神秘问题”,不要过多询问,并告诉我“兄弟,这就是信仰。”

三位一体的观

其实在《圣经》中找不到“三位一体”这个词语,这的确令人困惑。先知耶稣升到真主那里200年之后,有基督教学者提出了这个概念。我要求一些牧师解释“独一”怎么就变成了“三个”,为所欲为的上帝怎么不饶恕人们所犯的罪行。与此相反,上帝倒变成凡人,来到大地上,成为肉身然后清除人们的罪恶,却在人们的心目中仍然保持他是宇宙之主,无论在宇宙之内还是之外,干他想干的事。他们这些人除了提供这样的解释、打这样奇怪的比喻之外,再也不能回答任何问题了。

父亲——被任命的非提名牧

我的父亲一直支持教堂工作,他尤其支持教会开办的学校。1970年代他被任命为牧师。父亲和他的妻子(我的继母)认识许多电视布道者,甚至拜访“口语罗伯特”节目主持人,在建设奥克拉荷马州吐尔萨市 “祈祷之塔”电视台一事上,他们给与大力支持。他们还是吉米·斯沃戈特(Swaggart)、吉姆和塔米·费贝克(Jim and Tammy Fae Baker)、杰瑞·菲尔沃尔(Jerry Fallwell)、约翰·哈格的支持者,甚至资助帕特·罗宾逊,他是穆斯林的最大死敌。

分发赞美耶稣的录音带

1980年代,父亲和继母一起十分热心地分发“赞颂”耶稣的录音磁带,他们把这些磁带分发给退休人员、医院病人和在家的老年人。“为了耶稣——救世主,拯救人们的灵魂,”我们日复一日不停地工作。

会见埃及商

1991年初,我父亲和一位来自埃及的商人做生意,父亲告诉我需要和他见面。当我想到这次会面具有国际氛围,觉得十分兴奋。通过这个埃及商人,我可以了解到金字塔、斯芬克斯、尼罗河的知识,还可以了解其他更多的新鲜事物。

他是一位“穆斯林”

劫机者、绑架分子、携带炸弹的人、恐怖分子——谁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当父亲提到他是穆斯林的时候,这些镜头轮流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很不情愿和这样的“劫机者、绑架分子、携带炸弹的人、恐怖分子、不信道者”接触。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想到这些心就蹦蹦直跳。我几乎不相信我的耳朵,一个“穆斯林”?绝不和他见面。我提醒父亲留心我们听说过的这些人的各种传言。

流言蜚语丑化伊斯兰和穆斯林——他们这样描述穆斯林

他们不信仰上帝,只崇拜沙漠中的黑盒子,每天五次接吻土地。绝不和这样的他见面,我不想见这个“穆斯林”,绝不。而我的父亲坚持要我见他,并保证他是一个十分和蔼的人。我已经对他们有足够的了解,过去我们和同行的布道者旅行时,他们经常讲穆斯林、伊斯兰是令人可恨的,他们甚至编造一些莫须有的事,使人们无端对伊斯兰产生恐怖情绪。对于这样惹是生非的布道者,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的想法——让他信奉基

突然我有了一个主意,“我们设法使他成为基督徒呀。”这样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与埃及人见面,不过见面是有条件的。见他的时候,我带上一本《圣经》、十字架,还戴上印有“耶稣-上帝”的一顶帽子。我同意星期天礼拜后会面,我们可以一起站在上帝面前向他祈祷。我像平时一样拿着一本《圣经》,把闪亮的十字架悬在前面,我会戴上写有“耶稣-上帝”字样的帽子放在前右侧,还有我妻子和两个女儿。做好这样的准备,生平第一次与这个“穆斯林”见面。

他在哪儿?

我走进店铺,问父亲那个“穆斯林”在什么地方。父亲指着一个人说:“瞧,在那儿。”我有点迷惑,他不可能是穆斯林,不,绝不是。

包头巾和胡须在哪里

我要寻找的人是这种装束:穿着大袍,头上缠着肥大的头巾、留着遮盖衬衣的胡须、眉毛横过额头、腰挎短剑、怀揣炸弹的巨人。

没有包头巾、没有胡须——没有头发

我要见的这个人没有胡须,实际上他连头发也没有几根,几乎是个秃子。他见到我态度友好、热情与我握手。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初次见面,谁都会这么办。我以前认为他们是恐怖分子、人体炸弹,此刻我怀疑这种看法是否对。

他需要耶稣

这没什么关系,我要和这个人打交道。需要“以耶稣的名义”“拯救”他。我,还有我主,一同去“拯救”他。

 相互介绍和询问

我们相互介绍以后,我问他:

“你信仰上帝吗?”

他说:“是的。”(好!)

接着我问:“你相信亚当(阿丹)和夏娃(哈娃)吗?”

他说:“是的”(非常好!)

我说:“你怎样认识亚伯拉罕(易卜拉欣)?你相信他怎样为上帝牺牲他的儿子?”

他说:“是的。”(更好!)

接着我又说:“你相信摩西(穆萨)十诫以及分红海为两半这件事?”

他说:“是的。”(再好不过!)

我说:“对其他先知,例如大卫(达乌德)、所罗门(苏莱曼)、施洗的约翰约翰,你相信他们吗?”

他说:“是的。”(了不起!)。

我问:“你相信《圣经》吗?”

他又说:“是的。”(好!)

现在该提最重要的问题了:“你相信耶稣吗?他是否是救世主?”

他还是说:“是的。”(精彩!)

好啊,没想到使他信仰耶稣比我想象的还容易,他只差了举行洗礼仪式,他或许还不懂得这一点。我就该成为那个帮他补办洗礼仪式的人。

Related Articles with 原美国基督教徒、联邦监狱牧师优素福·艾斯塔斯信奉伊斯兰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