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牧师、圣灵降临节教会长老肯尼思 L. 詹金斯(2/3)

Site Team

我独自冥思,并祈求上帝引导我以正教,如果我错了就宽恕我。此前我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位穆斯林,而我所 认识的人,大多追随了伊利亚·穆罕默德,并皈依了伊斯兰,许多“黑人穆斯林”或“被遗忘的民族”指导着他们。那是在七十年代末,路易斯·法拉克汉(美国宗 教、文化和政治领袖,于1997年成为“伊斯兰国家组 织”的领袖——译者注)宣布加入“伊斯兰民族”。我参加了法拉克汉应工人联合会的邀请所作的演讲。那一次演讲戏剧性地改变了我,我很想去会会他,并试图让 他回归我的宗教,我是一位乐于宣传福音者,希望能帮助失去灵魂的人找到灵魂,并从火狱上拯救他们,无论他们是谁。


大 学毕业后,我全身心的投入了宣教工作。伊利亚·穆罕默德的追随者此时显得更加显眼,但我很钦佩他们试图驱除社会黑暗和邪恶而付出的努力。我开始支持他们, 购买他们的文献著作,甚至参与同他们的对话,出席他们的学习圈,并从中了解了他们的信仰,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可我无法想象上帝所造化的黑人具有如此 伟大的思想。当然我不赞同他们为论证某一问题而采用《圣经》来支持他们观点的做法。有本书我非常熟悉,对其中的某些解释非常怀疑。我也经常出席当地许多基 督教神学院举办的活动,渐渐《圣经》注解权威。


大约六年后,我搬到了德克萨斯州,加入了那里 的两个教会。第一个教会由一位年轻的、没有经验和学识的牧师主持。我对基督教经典知识在此得以超常发挥。我沉迷于《圣经》,开始更加深入地研究《圣经》, 感觉到我对《圣经》经文的理解完全超过现在的这位牧师。为了尊重起见,我离开了这所教会而加入了另一个教会(在另一城市),以便能从中学到更多的知识。这 所教堂的牧师是一位学识非常渊博的学者,也是一位优秀的教师。虽然他在教会组织方面很不规范,有些方面还持自由的观点,但我很欣赏他的教导。我很快学到了 基督教生活方面的许多有价值的训诫,比如“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尽管外面的世界里犯罪不断,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发生在教会里面。可是邪恶在教会里面的 发生引起我更深刻的反思,我开始质疑我曾深深专注的教诲。

 


欢迎到真正的教会世界

我 很快发现,在牧师阶层中普遍存在着嫉妒。我也渐渐地被“潜移默化”。妇女们在穿着上保守传统,在我看来已经不再体面,因为人们的穿着通常只是为了吸引异性 的注意。我还发现,钱在教会活动中发挥着极大的作用。许多小教堂为此相互争斗,他们邀请我为他们主持会议,以帮助他们筹备更多的钱。他们告诉我,如果一个 教堂没有一定数量的成员,那么你就不必浪费时间在那里布道,因为你将收不到充足的酬劳。而后我给他们解释说,我这样做并非为了钱,我的目的是传授福音,即 使只有一个听众,我也要无偿奉献。我的这番话却引起了一次骚动。我开始质疑那些我曾认为比较明智的人,现在看来他们只是在作秀。我从他们那里了解到的是钱 财、权力和地位比传授《圣经》的真理更为重要。作为一名《圣经》的学子,我充分见识到了曲解、矛盾和伪造的存在。我认为,人们应当认知《圣经》的真理,人 们对《圣经》如此曲解,只是来自撒旦(Satan,恶 魔)的教唆。我开始在《圣经》课堂上公开向我的老师们询问在《圣经》中的一些疑问,但他们无人可以解答——没有一个人能够解释耶稣是怎么被假定为上帝的? 与此同时,他又怎么被假定为神父、圣子和圣灵的?三位又怎么被归为一体的?许多传教士不得不承认,他们不能理解,但都说我们只需要那样相信它。

 


通奸者不受惩罚;一些传教士迷恋于吸毒而使道德沦丧、家庭破裂;一些教堂的领袖竟然是同性恋者;还有一些牧师同教堂的年轻女子私通……,所有这些问题足以叫我寻求改变。我的变化始自我在沙特阿拉伯王国接受的那份工作。

Related Articles with 原美国牧师、圣灵降临节教会长老肯尼思 L. 詹金斯(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