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牧师、圣灵降临节教会长老肯尼思 L. 詹(3/3)

Site Team

新的开始

到 达沙特阿拉伯不久,我很快就看到了穆斯林的生活方式。他们同伊利亚·穆罕默德和路易斯·法拉克汉的追随者们不同,他们来自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语言。 我很快表示要学习这一特殊而又伟大的宗教。我被先知穆罕默德的美德所折服,渴望了解更多。我从一位专门从事宣传伊斯兰的兄弟那里要了几本书,从这些书籍中 找到了我曾追寻的东西。我一本一本地阅读。他们又给了我一本《古兰经》,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从头到尾读了好几遍。我曾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得到了令我满意的 答案。吸引我的不只是兄弟般的情谊,还有他们对知识的严谨。如果一位兄弟不知道怎样解答我的疑问,他会认真地告诉我他不知道,然后向其他知道的人求助,第 二天他总会把答案告诉我。我注意到了生活在中东的这些神秘的人们如何谦卑地扮演着伟大的角色。

 

我 惊奇地发现,妇女们一身黑袍从头到脚遮的严严实实,从中看不到任何宗教阶层,没有人为宗教地位而竞争。所有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可是我又怎么才能放弃自幼 伴随我长大成人的教诲?还有《圣经》呢?即使它被篡改和多次修订,但毕竟其中也有真理的成分啊!有人给了我一盘伊斯兰学者谢赫艾哈迈德·迪达特与基督教牧 师吉米·斯湾格辩论的录像带。看完这盘录像带后不久,我打算皈依伊斯兰教。

 

朋 友们把我带到了谢赫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本·巴兹的办公室,在那里我宣誓接受伊斯兰,成为穆斯林。他们要我做好一次长途旅行的准备,那确是一个 真正的从黑暗到光明的旅程。我想听听来自教堂同族对我皈依伊斯兰的看法。不久,我回美国度假。我遭受到的是人们对我“不信神”的严厉抨击,我被标上了从 “叛教”到“被上帝抛弃的恶人”等许多骂名,那些所谓的教会领袖们在祷告时告知人们与我划清界限……,这些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我一点儿也不恼火,我反而很 轻松很高兴。感谢全能的安拉指引我正道,使我没有步入迷途。

 

现 在我只想像以前做基督徒那样做一个不折不扣的穆斯林。当然,这意味着继续学习。我认识到伊斯兰中不存在对知识的垄断,知识的大门始终为那些向往求知的人敞 开着,而且免费地提供给求知者。我的《古兰经》老师给我赠送了一套《穆斯林圣训实录》。从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言行中我学到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生 活的哲理。我阅读和学习了大量的英文版的圣训集。我意识到,我的《圣经》方面的知识确是我现在处理有关基督教背景的问题的有用资产。生活对我来说是一个崭 新的开始。我的巨大变化的原因之一就是知识,因为我知道现实生活实际上就是后世生活的准备阶段。还有,关于我们的举意和回赐的认识,那确是一种新的体验。 如果你举意为善,那么你就能得到报酬,但这在教会中是完全不同的,亚当·斯密的一句名言说“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是用良好的意愿铺成的”,哪里还有成功之 路可循。如果你犯罪了,你不得不向牧师承认罪过并在他面前忏悔,尤其是像通奸那样的大罪。而事实上每个人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现在与未来

在接受《麦地那新闻报》的采访时,他们问我关于现在的活动和未来的计划。目前我的目标是学习阿拉伯语,以了解更多的伊斯兰知识。我现今正从事伊斯兰宣教活动,并向来自基督教背景的非穆斯林作演讲。若全能的安拉给予我生活、时间上的宽裕,我希望写出更多有关宗教比较的文章。

 

对 于一位穆斯林来说,通过各种媒介宣传伊斯兰是义不容辞的职责。作为一位曾执教多年的《圣经》教师,我感到现今有责任去教化人们,去纠正世界数百万人所信仰 的经典中一些被篡改的、有矛盾的和伪造的故事传说。欣喜的是,我逐渐认识到我不必同基督徒进行辩论,尽管过去我曾是一位善于利用争辩技巧传播福音的牧师, 我知道我应该利用《圣经》、维护《圣经》来说服人们,我还知道作为原来的牧师,我更应该防止人们去争辩,而是引导人们来进行心平气和的讨论。

 

我祈求安拉宽恕我们的过失,指引我们通向天堂的道路。一切赞颂归于安拉。愿安拉赐福他的最后一位使者穆罕默德,及其家属、门弟子,以及一切追随正道的人。

(肯尼思 L. 詹金斯长老、牧师证)

Related Articles with 原美国牧师、圣灵降临节教会长老肯尼思 L. 詹(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