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兰经》保存的细节

Site Team

我了解了《圣经》的历史,我感到很痛苦。这就是我对基督教产生怀疑的主要原因之一[1]。我曾经问过牧师这样的问题,那时原教旨主义尚未成为社会的主流,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公开承认,关于《圣经》的历史权威的确有一些问题。与此同时,他们声明,虽然《圣经》的教诲得以保存,但它的细节内容可能保存不完美。换句话说,《圣经》不是上帝(真主)的语言。他们说圣经作者得到上帝的启发而完成《圣经》写作的。虽然他们不能证实这一说法,但他们大部分人持有这一观点。这对我来说,信仰这样的基督教是一种盲目的信仰,如果人们不知道《圣经》的细节内容,人们怎么能确信《圣经》的主要内容也是保存完整的?实际情况是,我们不知道谁是马修、马克、路德、约翰,也不清楚他们的名字怎么和著名的《圣经》联系在一起的。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发现杰弗瑞也在试图证明《古兰经》也有这样小小的问题,他详细追述了《古兰经》早期的汇编的过程,他的作品主要关注那些穆圣时代圣门弟子的生活。我立即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找到最易下手的方面,以此撼动《古兰经》的权威。一如我在前文中提到,我要继续进行研究《古兰经》的工作(当然,不久以后,我会对杰弗瑞的观点做出回应,驳斥他关于《古兰经》保存不完整的错误观点)。

 


真主在《古兰经》中许诺,《古兰经》将会被完整保存

    最使我瞩目的是,《古兰经》对自己的命运这样叙述:

“我降示了启示,我是启示的保护者。”(《古兰经》15:9)


我对《古兰经》的这一说法非常感兴趣,《古兰经》里面讲到以前的民众因为没有保存好他们接受的启示,导致他们迷路[2]。这是《古兰经》对过去的启示的评论,这一评论是一个大胆的评述。而且,顺便说一句,这一评述可以看作是《古兰经》的预言之一。从犹太教-基督教的观点来看,《古兰经》的预言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这些预言没有流传下来,在我看来会妨碍我的观察,如果流传下来,我认为那是一个很好的迹象。

 


与早期的那些启示比较,伊斯兰的历史再一次显示了与其他宗教不同的发展轨迹。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他)生活在1400年以前,与别的圣人比较,他的历史记载最可靠,《古兰经》也有的历史上闻名的、明确的文献记录。

《古兰经》被小心翼翼地保存了下来,《古兰经》把自己描述为“阅读”和“书籍”,正是通过这两个方式,《古兰经》完美无瑕地保存下来了。

 


在先知的一生中,他有几个特别的记录员,他们的专职工作就是纪录先知得到的启示。《古兰经》也不是一次性下降的,它是在23年的时间内陆续降示的。在那段时间内,《古兰经》随时降示给先知,不受时间约束。当《古兰经》经文降示的时候,人们从先知身体上的变化可以知道经文的下降(这一点就是有人造谣的依据:即先知患有癫痫病)。然后先知招呼书记员,记录下他刚才得到的启示,并要求他们把新降示的经文连接在相关的经文之后。

 


《古兰经》虽然是一部非常庞大的经典,但从先知时代开始,已经有了书面记录,也有许多人背记了它。先知的不少圣门弟子背诵了《古兰经》,他们担心《古兰经》会遭遇早期一些宗教经典所遭遇的不幸,便采取一些措施保护《古兰经》,使《古兰经》免遭掺假的厄运。今天的人们还在背诵《古兰经》——这又是《古兰经》的一个奇迹。真主在《古兰经》中指出:

 


“的确,我使《古兰经》容易理解和记忆……”(《古兰经》54:17)

直到今天,数以百万计的穆斯林背诵了《古兰经》。在今天,如果别有用心的人(如果有人准备好火堆焚烧《古兰经》)以雷·布雷德里华氏451度的温度,做好准备,焚烧所有的经典,《古兰经》依然将会保存完好的,穆斯林能够依照他们的记忆会再次复原《古兰经》。


先知去世不久,学者们汇编了《古兰经》,接着很快发行了官方认可的《古兰经》,并分发到遥远的地区,以确保《古兰经》的原文的纯洁性。今天,无论是何人,无论到世界那个地方旅行,无论他拿起任何一本《古兰经》复印本,它们的内容是一致的[3]


甚至《古兰经》的语言——也是理解其含义的基本核心——也保存完整[4]。早期的一些先知,例如摩西(穆萨)和耶稣经典的语言不是这样的,保存这些经典的语言希伯来语和阿拉米语早已失传了。

 


犹如我前面所指出的,人们小心翼翼地保存了《古兰经》,以防止《古兰经》以外的东西混进《古兰经》内部——甚至穆圣的言论也不能进入《古兰经》。《古兰经》不是别的,就是先知从真主那里接受的启示,然后告诉他的圣门子弟,他所得到的启示应属于《古兰经》的哪一部分。因此,《古兰经》和《圣经》完全不一样,《圣经》包括众先知的故事、对他们生活的评论和教诲、非先知写的信件和作品,而在《古兰经》里找不到任何人为地添加和篡改的内容。


因此,《古兰经》从两个方面,给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首先,《古兰经》明确宣布它是真主的语言,没有任何人为修改的痕迹;其次,从《古兰经》降示之日起,人们精心保存它。这两点符合我对信仰和启示的逻辑要求,因此我要进一步研究分析它的教诲。


也许人们这样问我,为什么真主允许人们篡改以前的启示而没有被完整保存?人们可以想出许多理由。首先,他们的经典和先知,例如摩西和耶稣,他们不是真主派遣给全人类的先知 ,他们传达的启示只针对那个时代与以色列人的。真主告诉我们,真主向所有的人派遣了他们的使者,这些使者的使命是有限的。先知穆罕默德和他接受的启示——从先知接受启示的时代到世界末日——针对全人类的。其次,如果穆圣以前的启示真的保存完好,那么这些宗教的追随者有理由可以继续跟随他们使者的道路,拒绝跟随穆罕默德的道路。但是问题是,他们的经典充满了相互矛盾的内容,经典的细节内容没有保存下来,所以他们不应该声明不追随真主纯洁的宗教——这一宗教没有混杂进人为篡改的内容——他们不放弃伤痕累累的宗教,不追随纯真、完美地来自真主的正确的宗教,他们这样的借口是无效的。


Footnotes:

[1]  虽然《圣经》与《古兰经》之间比较是极其重要的,但限于文章空间的限制,不允许就这个话题展开详细的讨论。为了便于简明扼要的叙述这一问题,首先介绍一位关于《圣经》研究者德克斯的观点。德克斯经过对《旧约》历史进行长时期的研究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旧约》不是一个单一的文件,它是一部剪切与复制的汇编……是附加的分层的……当摩西从真主那里接到了《旧约》原文,人们一般认为《旧约》又重新下降了一次,这一时期不会晚于公元前13世纪,也许公元前15世纪《旧约》原本尚在世上。摩西所接受的、能弄清降示年代先后(层次)的《旧约》,即J层,能追溯至公元前10世纪。进一步研究表明,大约到了公元前400年,这些不同年代降示的零散的材料,才形成了《旧约》,这事发生在摩西去世1000年以后。这个《旧约》版本还没有实现标准化,在公元1世纪,至少有4种不同版本的《旧约》,这事件发生在摩西去世1500年以后。如果人们把摩西的《旧约》看成最具权威的经典,那么最古老的《旧约》出现在大约公元859年,这也是摩西去世后2300年的事。总之,虽然《旧约》包括一些原《旧约》的内容,但《旧约》的源头已经遭到破坏,人们已经不知道大部分《旧约》的内容,不可能追溯到摩西的原本上。[杰拉德F·德克斯《十字与新月》(贝尔茨威尔,HD:阿曼娜出版社,2001年版),p,53.其他关于《旧约》权威内容的讨论可以参看莫里斯·贝卡尔《圣经、古兰经和科学》(印第安纳波里斯,IN:美国信誉出版社,1978年版)pp1-43;M·阿拉米,《古兰经的从降示到汇编的历史:古兰经与旧约、新约比较研究》,(英国,雷斯特:不列颠伊斯兰协会,2003年版),pp.211-263.]


虽然耶稣的出世比摩西晚好几个世纪,他所得到的启示的命运也好不到那里。最近耶稣研究会的一些成员努力辨别那些是耶稣本人说过的具有权威性的话。他们声称:“圣经中耶稣讲过的话里面,82%不是耶稣本人说过的话。”[罗伯特·W·范克,罗伊·W·胡佛与耶稣研究会,《五部圣经:耶稣真的说了什么?》(纽约:麦克米兰公司,1993年版),p.5。在描述《圣经》的历史时,他们写道:“严酷的事实说明,希腊语《圣经》的历史,从公元1世纪《圣经》编辑到3世纪《圣经》第一个复制《圣经》的出现,其中有鲜为人知的历史,也有情况不明的领域。”[范克,et al.,p.9.]。巴特·厄尔曼的著作《圣经正统信仰的腐败》指出了《圣经》是怎样随着时间的迁移而改变的。他阐明了他依据的理论,在这一理论中他进行了仔细的证明:“人们可以这样简明地表述我的理论,某些书写圣经的人偶然地改写了经文的一些词语,使他们更加明确地坚持传统信仰,以阻止那些支持违反教规的基督徒错误地使用圣经的经文。”[巴特·厄尔曼《圣经正统信仰的腐败:关于新约的基督教神学的争论》(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p.xi]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信仰应该建筑于经典的基础之上,而不应该为了适应信仰的需要改变经典。

   合乎理性的宗教要符合两个前提,这两个前提是互为关联。大多数基督教徒确信,《圣经》原文没有得到细致地保存。这就意味着《圣经》遭到人为因素的干扰和篡改。既然《圣经》存在某种程度的篡改,这一情况促使他们一定要“纠正”《圣经》经文。这样他们给自己赋予了这样的权威——这个宗教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面貌。结果,2005年10月,英国的主教们发表了一个声明,指出人们不应该把《圣经》的许多内容看成真实的。他们进一步指出,《圣经》的那些内容是真实可信的,那些东西是不可信的。如果《圣经》原文得以仔细保存,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纠正或发布新的权威命令,指出《圣经》的那些内容是可以接受的,那些内容应该放弃。

[2] 《古兰经》强调,早期的人们歪曲经典,有人甚至要隐瞒启示的内容。可以参看《古兰经》5:14-15以及4:46。

[3]  关于《古兰经》的历史以及《古兰经》保存的细节,可以参看M·M·阿扎米的著作《旧约、新约之比较研究》(英国,雷斯特:不列颠伊斯兰协会,2003年版),PP.1-208。

[4]  古典阿拉伯语(《古兰经》的语言)与现代阿拉伯语之间的差距微乎其微。不懂阿拉伯语的人能读一读下列书籍,这本书指出了阿拉伯与现代阿拉伯语之间的不同:埃尔萨德·巴达维,M.G.卡特以及安德鲁·古丽等人合著的《现代书面阿拉伯语:综合性语法》(伦敦:鹿特列格,2004年版)。

Related Articles with 《古兰经》保存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