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兰经》的故事(4/4):现在之《古兰经》与未来

Site Team

《古兰经》降示给穆圣的时候,是以7种阿拉伯语的方言下降的。[1] 因此,讲不同方言的圣门弟子以各自的方言诵读《古兰经》,在发音方面有一点点差别。穆圣在世时,负责理清不同诵读的差异,解决发音方面的争议。


根据一段圣训,欧麦尔·本·汉塔布叙述了一件逸闻轶事,说明穆圣周围的人们对保存《古兰经》的纯真性非常焦虑,穆圣也经常调节他们之间诵读方面的争议。他说:


“我听到希沙姆·本·哈基姆的诵读与我诵读的方法有差异。所以我想和他辩论(因在礼拜期间),但得等待礼拜结束。然后我拉着他到了穆圣那里,对穆圣说:‘我听到他用另外一种方法诵读《古兰经》经文,与你教给我的不一样。’穆圣命令我放开希沙姆,要他诵读一下。他读了一遍,穆圣说:‘启示就是这样下降的。’接着穆圣命令我诵读同一节经文,当我诵读完毕后,穆圣又说:‘就是这样下降的。’《古兰经》是以7种方式下降的,可以用使你易读的方式去诵读。”[2]


穆圣去世后,数以千计的非阿拉伯人皈依了伊斯兰,诵读法更加混乱。在奥斯曼时代,人们用各种方言土语诵读《古兰经》,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新近加入伊斯兰的人对此混乱茫然不知所措,有些圣门弟子担心《古兰经》丧失其纯真性。


在一次旅行途中,一位圣门弟子注意到,在哈里发面前,人们用很多方式诵读《古兰经》。他就向奥斯曼建议,根据古莱氏人的方言,颁布统一的官方诵读法,依据麦地那人的书写习惯颁布官方统一的书写格式。古莱氏方言在阿拉伯语个方言中最有流行、最闻名,被认为表达流利、清晰。因此古莱氏方言成为《古兰经》最流行的诵读语言。

奥斯曼本人背诵了全部《古兰经》,他熟知每节经文之间的密切关系,因此他需要一个适合的人选来编订《古兰经》诵读的标准化工作。我们知道,在艾布·伯克尔时代《古兰经》得以收集成册,由欧麦尔的女儿、先知的妻子哈福赛安全保管。奥斯曼派人从哈福赛手中借来整理成册的《古兰经》。有一段圣训这样传述此事件:


“叙利亚人和伊拉克人一道同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人作战之时,胡德福来到奥斯曼跟前,他对叙利亚人和伊拉克人关于《古兰经》的诵读的分歧感到十分不安。他对奥斯曼说:‘信士的领袖啊,救救这个民族吧。他们像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就《圣经》展开争论一样,他们也围绕《古兰经》在争论。’因此,奥斯曼派人到哈复赛那里,说我们需要《古兰经》汇集本,抄录数册,就还给你。”[3]

 


穆斯林领袖和很多男女圣门弟子做出了巨大努力,来保存真主圣洁的语言,他们忠诚于真主所传达的信息。奥斯曼命令最可靠的圣门弟子,其中包括宰德·本.萨比提,非常认真地抄录了好几部《古兰经》,并对他们说:“一旦你们之间产生争议,你们按照古莱氏方言抄写。”[4]

 


  《古兰经》原本送回到哈福赛那里,然后奥斯曼下令销毁所有非官方抄本。就这样结束了人们对于《古兰经》诵读的争论,穆斯林再一次团结起来。今天世界大约12亿穆斯林使用的就是奥斯曼定本。《古兰经》世世代代保存至今,每册《古兰经》就是奥斯曼定本的复制。真主在《古兰经》中说:

 


“我确已降示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古兰经》15:9)

我们现在不能确切地知道奥斯曼时代抄写的《古兰经》有多少,但人们认为至少有5本,包括奥斯曼自己使用的《古兰经》。麦加、麦地那、大马士革和库发都得到了一本《古兰经》抄本。纵观世界伊斯兰早期的文学历史,他们无不以这些《古兰经》抄本为最重要的参考资料。目前至少有两套奥斯曼时代的《古兰经》抄本,一套在土耳其,一套在乌兹别克斯坦。14世纪的伊本·白图泰说,他在格林纳达、马拉喀什以及巴士拉等城市亲眼目睹过奥斯曼监督之下的《古兰经》标准化时的准备的有关《古兰经》材料的一些碎片。伊本·凯西尔说他见过奥斯曼时代的《古兰经》抄本,这一抄本是从巴勒斯坦带到大马士革。他说“那本抄本很大,写在羊皮纸上。墨迹清楚,书法遒劲有力。我想那是用骆驼皮制成的。”[5]伊本·朱拜耳说,他在麦地那的一座清真寺看到奥斯曼抄本。那一年正是公元1184年。有学者说,这本抄本一直在麦地那保存,后来土耳其人依据《凡尔赛和约》拿了去:


246条款:在条款实施的6个月以内,德国将恢复希贾兹国王陛下的权威,土耳其当局搬走哈里发奥斯曼时代的《古兰经》抄本,土当局声明此抄本曾经由德国原国王威廉二世保管。[6]

 



脚注:

[1]  《布哈里圣训实录》,《穆斯林圣训实录》。

[2]  同上。

[3]  《布哈里圣训实录》。

[4]  同上。

[5]  《古兰经知识》:《古兰经》的科学知识介绍。作者:艾哈迈德·冯·丹佛,英国伊斯兰基础出版社。

[6]  《现代历史的主要和平条约》,纽约切尔西出版社。

Related Articles with 《古兰经》的故事(4/4):现在之《古兰经》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