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对先知穆罕默德的预言:《新约》的预言

Site Team

《新约全书·约翰福音》 14:16:“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或作训慰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美国标准版)

在这段经文中,耶稣(即先知尔撒)预言,另一位“保惠师”将出现,为此,我们有必要对“保惠师”进行讨论。

希腊语paravklhtoß, ho parakletos,翻译过来是“保惠师”、“圣灵”、“训慰师”。 Parakletos确指“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的理由辩护,调解者。”[]  而ho parakletos在希腊语言里是指人,不是非物质的、精神的、灵魂的实体。且在希腊语中,每一个名词都具有性的区别,即阳性、阴性和中性词。《约翰福音》1415-16节中的ho parakletos事实上是指一位男子。希腊语中所有的代词必须同所指单词的性保持一致,即所提到的parakletos用“他”一词来保持性的一致。《新约全书》使用pneuma一词指“元气”、“精神”,等同于希腊语中的ruah,在《旧约全书》中常用希伯来文“spirit”(精神)。Pneuma在语法上是中性词,而常用代词“它”替代。

现今所用的《圣经》是从“古老的手抄本”编译的,而最古老的要追溯的公元四世纪。没有两个完全一致的“古老的手抄本”。[]  今日的《圣经》是由各手抄本组合而成的,没有一个确定的参考。《圣经》的译者试图“选择”正版。换句话说,即便他们知道“古老的手抄本”并不是完全正确可靠的,他们也会作出易于被我们接受的“译本”。正如《约翰福音》1426节一样。《约翰福音》14:26是《圣经》中唯一一节将Parakletos与圣灵结合的经文。但“古老的手抄本”没有将Parakletos同“圣灵”联系起来。例如,著名的古叙利亚手抄本,写于约公元五世纪,1812年在西奈山被发现,14:26明文写有“Paraclete,精神”,而非“Paraclete,圣灵”。

这为什么很重要呢?这是因为在《圣经》语汇中“spirit”(精神)简单地说,就是指“先知”。

“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

有必要知道,一些《圣经》学者认为parakletos是“独立的、自由的、拯救的(有能力拯救)形态”,而非圣灵。[]

问题是,耶稣是parakletos、保惠师、圣灵?还是一位男子——继他之后的那位先知呢?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必须了解ho parakletos的描述,并了解它适合于圣灵还是适合于一位凡人。

当我们继续阅读《约翰福音》1416和16:7节经文时,我们会发现,耶稣清晰明了的预言parakletos的到来。因此,依照《新约全书·约翰福音》1416,我们发现以下事实:

1.     耶稣所说的保惠师(parakletos)是一个人:

《新约全书·约翰福音》1613:“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

《新约全书·约翰福音》167:“然而我将真情告诉你们。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

保惠师不可能是“圣灵”,因为圣灵存在于耶稣很早以前以及他那一时代。[]

《约翰福音》1613,耶稣以“他”七次提到保惠师,而没有以“它”提及,在《圣经》的其他节经文中都没有以阳性代词提到。因此,保惠师(parakletos)是一位男子,而非圣灵。

2.     耶稣被称之为保惠师(parakletos):

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新约全书·约翰一书》2:1)

我们在此可以看到,保惠师是一位有血有肉的调解者。

3.     耶稣的神性是后来创新的

耶稣的神性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亚会议(Council of Nicea)上被决定,但除犹太人外,每一个人都认为他是神的一位先知,此在《圣经》中已被指出:

《新约全书·马太福音》2111:“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新约全书·路加福音》2419:“耶稣说,什么事呢?他们说,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是个先知,在神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

4.     耶稣向神祈祷另一位保惠师(parakletos):

《新约全书·约翰福音》1416“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或作训慰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



Footnotes:

[①] 乌隐,《新约圣经释》。

[②] “除巨大的差异外,在一些(古老的《圣经》辑录的手稿)复本中几乎没有一本有什么词汇不变更的。没有人能够说这些附加的或冗长或变更的事情。”《我们的<圣经>及古老的手抄本》,弗雷德里克·凯尼恩著,3页。

[③] 《新约全书·约翰一书》4:1-3

[④]基督教惯例确定这一形态(Paraclete为圣灵,有些学者像斯皮特、德拉夫斯、温蒂士、萨斯、贝特曼、以及贝兹认为这一确定有悖于原文,并提出Paraclete有独立自由的拯救的形态,而非圣灵。”《圣经注释》,双日有限公司,纽约花园城市,1970年,29A卷,1135页。

[⑤] 《旧约全书·创世纪》1:2,《旧约全书·撒母耳记上》10:10,《旧约全书·撒母耳记上》116,《旧约全书·以赛亚书》63:11,《新约全书·路加福音》1:15,《新约全书·路加福音》1:35,《新约全书·路加福音》1:41,《新约全书·路加福音》1:67,《新约全书·路加福音》2:25,《新约全书·路加福音》2:26,《新约全书·路加福音》3:22,《新约全书·约翰福音》20:21-22。

Related Articles with 《圣经》对先知穆罕默德的预言:《新约》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