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科普特教会牧师、传教士菲尔普斯(2/2)

Site Team

经过那一夜之后,我做出了 最终的决定。早上我跟妻子——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妈妈谈了谈。她一听出我对伊斯兰的倾向就哭了,找使团团长瑞士人沙维特斯先生寻求帮助。此人非常老练, 他询问我的真正意图,我坦白告诉他真正目的,他建议我先停职,研究研究再答复我。我交给他辞呈。他劝我推迟再说,但我坚持自己的立场,他就散布谣言说我疯了,我因此遭受了非常严峻的考验和折磨,直到我永久地离开阿斯旺返回开罗。


在 开罗,我被引荐给一位可敬的教授,他帮我渡过难关,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我的经历。因为我的自我介绍和对伊斯兰的向往,让他把我当作穆斯林,尽管当时我并没有 正式信仰伊斯兰。他是财政部副部长穆罕默德·哲玛鲁博士。他对伊斯兰研究非常感兴趣,想要把《古兰经》翻译成英语在美国出版。他让我协助他,因为我从美国 大学拿了硕士学位,英语流利。他也知道我曾准备对《古兰经》,《旧约》和《新约》进行过比较研究,我们合作完成这个项目,共同翻译了《古兰经》。


当 哲玛鲁博士知道我辞职待业时,推荐我到开罗标准文具公司工作,让我很快又有了工作。我没有告诉妻子信仰伊斯兰的目的,在她看来,我忘记了这件事,短暂的危 机也随之消失了。但我非常清楚,我信仰伊斯兰的正式宣誓,还需要一段很长时间,很复杂的过程,事实上我选择推迟到处境渐佳,完成研究之后才进行。


1955年,我完成了研究,生活也恢复了正常。我从公司辞职,开店销售文具和学校用品,生意非常好。于是我决定宣布正式信仰伊斯兰。 1959年1225, 我给埃及的美国传教使团团长汤普森博士发电报,告诉他我信仰了伊斯兰。当我告诉哲玛鲁博士我的故事时,他完全震惊了。我宣布信仰伊斯兰时,新的麻烦又来 了。七位前使团同僚尽最大能力劝我放弃,但被我拒绝。他们恐吓我,让我妻子与我离婚,我说她想做什么很自由,他们又恐吓要杀死我,但当他们发现我非常坚定 时,就让使团的一位老朋友找我。他在我面前哭得很伤心。我在他面前诵读这节经文:

 


    “当他们听见诵读降示使者的经典的时候,你看他们为自己所认识的真理而眼泪汪汪,他们说:‘我们的主啊!我们已信道了,求你把我们同作证真理的人记录在一处。我们是切望我们的主使我们与善良的民众同进乐园的,我们怎能不信真主和降临我们的真理呢!’” (《古兰经》 5:83-84)


我对他说:你听到《古兰经》,认识真理却拒绝时,应该害羞地对安拉哭泣。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劝动我,就放弃了。19601月,我正式信仰了伊斯兰。


那 段时间,妻子离开我并带走了一切。值得宽慰的是,孩子与我在一起并信仰了伊斯兰。最热心的当属长子艾萨克,他改名为奥斯曼,之后二子优素福,三子塞缪尔改 名哲玛鲁,女儿马吉达改为纳吉娃。奥斯曼是哲学博士,巴黎大学教授,讲授东方学和心理学,也是巴黎《上流社会》杂志的撰稿人。


妻子离开六年后,决定于1966年 回来,但要保持她自己的信仰。我接受了,因为在伊斯兰中宗教无强迫。我对她说:我不会让你为了我信仰伊斯兰的,等你确定之后再信仰也不迟。她认为她现在已 经信仰了伊斯兰,但因为担心家庭,还不能公开,我们视之为穆斯林女性,斋月孩子们都斋戒礼拜时她也斋戒。女儿纳吉娃是商学院学生,儿子优素福是药理学博 士,哲玛鲁是工程师。


自从1961年到现在,我一直在出版书,涉及伊斯兰、传教士和东方学者反伊斯兰的方法论。现在准备进行三个一神教中女性地位的比较研究,特别是伊斯兰中妇女的地位。

 

 

1973年我去麦加朝觐。目前我在宣传伊斯兰,并在许多大学和慈善团体举办研讨会。1974年我接受苏丹的邀请,参加了许多研讨会。现在我的时间全部用于服务伊斯兰。


因 为我的伊斯兰信仰是通过阅读《古兰经》和《穆圣传记》实现的,所以《古兰经》和《穆圣传记》,是我最关注的伊斯兰特色。我不再相信对伊斯兰的误解,一神论 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是伊斯兰最为重要的特点。安拉是独一的,任何物不像他。这一信条让我成为独一无偶安拉的仆人。独一的安拉将人类从所有形式的奴役中解放 出来,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我非常喜欢伊斯兰的宽容原则,也非常喜欢安拉和仆人之间的直接联系:

    “你说:我的过分自害的众仆呀!你们对真主的恩惠不要绝望,真主必定赦宥一切罪过,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在刑罚来临你们,而你们不获援助以前,你们当归依你们的主。”(《古兰经》 39:53-54)

Related Articles with 埃及科普特教会牧师、传教士菲尔普斯(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