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施罗德,原美国天主教徒(2/2)

Site Team

阿:我的家人就曾试图这样做,我不理解这种做法。但你知道什么?那是考验。虽然我已经更名8年多了,他们跑到我的身边,叫我出生时候的名字。然后说:“哎,对不起,我忘了你是穆斯林。”接着拿猪肉跟我开玩笑。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诶:人们对他们不理解的事物总是加以讽刺,或者心存恐惧,这是很常见的事。实际情况是没有人能假装他们不理解我新的生活方式,因为在我的生活中还没有遇到过这么简单的生活方式。

我记得我坐下就问:“所以,穆斯林的信仰就是这样。”我把我遇到的问题列出来。我的想法是:“你不要在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竖起一堵墙。”他们好像是这样的,我说:“不,情况就是这样的。”

如 果人们专心致志地去读《古兰经》、《新约》和《讨拉特》(即《旧约》),他们会发现《古兰经》证实这些经典(《新约》《旧约》)哪里是是对的,哪里是是错 的。他们会想:“这些猫科动物来自不同的地方,可它们是怎样记录下来的?”但是这些典籍能证实彼此之间讲述的的一些故事。

现 在我正在读一本名叫《穆罕默德:先知的生平》的作品,作者是克尔文·阿姆斯特朗,他是一位非穆斯林。我已经读了四分之一的内容,此书一开始告诉我,那些攻 击穆罕默德的人一开始就把穆罕默德看成大地上最邪恶的人,说他用武力建立了伊斯兰。但事实是穆罕默德在不得不斗争的情况下,才拿起了武器,他是为了保卫伊 斯兰才进行战斗的。这是一本描述穆罕默德的好书。它让你了解此“猫科动物”也是人。我们不是对你说了嘛,他正是一位普通人。作为一名穆斯林,我们只想告诉 你,他是来过这个地球的最完美的人。从我所读的书本中中,我知道他是真主派遣到人类的最后一位使者。

当你无法想象法拉汉的恐惧、不明白他所说的话——这里我以一个白人说出这样的话——但有人不理解这种愚昧的认识,即有人把伊斯兰与那些搞爆炸的人们联系起来。其实,他们的所作所为与伊斯兰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可以以伊斯兰的名义进行这样那样的活动,但那些行为准则与伊斯兰没有关系,这一点你是不可反驳的。

当 我向一名基督教徒解释耶稣的情况时,他就无法驳斥我。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论辩,我要说的是:“耶稣不是上帝。”我的意思是,耶稣是人,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我 是基督耶稣,要我像基督一样,上帝会问我:“嗨,你怎能不跟基督一样?”我会说:“我不可能跟基督比,因为你把基督造成半神,而把我造成人?”这种说法没 有任何意义。

上帝不会让我们做艰难的事。上帝尽可能让事情变得轻松、容易。上帝会把事情变得容易。如果你向上帝请求给予你虔诚,你会得到虔诚。他可能在你走的路上设置各种障碍,使你的的行路变得艰难。这种考验将会迎面而来。

阿:给我们讲一讲你第一次、第二次念诵作证词的情况。

诶: 好吧。第一次,我听了沃利斯·丁·穆罕默德(“伊斯兰民族”创建者、艾利杰·穆罕默德的儿子,他把“伊斯兰民族”这一组织引导到主流伊斯兰上来)的演讲。 这一次我冲破了所有关于对耶稣的原有的认识。他解释说我们(穆斯林)做的最有益的事情就是还原耶稣的人性。上帝为什么造一个半神的人,而且拿这个半神与我 们做比较?这件事在我的脑海里发生了剧烈的影响。所以我当时念诵了作证词。然后最初的兴奋渐渐消失了。

尽管如此,那时我还没有声明自己是穆斯林。我随便选了我想信仰的东西。上帝给了我自由的空间,我有时间清闲自在。可我到了关键时刻,我在情感、信仰方面对自己不满意。我在银行有存款,有一辆价值10万美元的小车,许多女人追随在我的周围——我有想要的一切东西。我独自坐在那里,这样想:“我为什么不感到幸福?”最后一个声音对我说——不是悄悄地(不是恶魔的声音)——那声音在说:“好啦,你之所以不幸福,就是因为你过着这样不健康的生活,你不努力改变这种生活方式。”

那时,我的倔强的个性不允许我谈论这种生活方式,我处在随意选择的思想状态中。“我自己会弄明白的。”我说。

最 后我还是谦虚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德维恩和阿卜杜拉。他们问我:“你感觉怎么样?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的?”这一次我在他们那里,再一次念诵了作证词。 就在那一刻,我做了一项承诺。我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我努力去祈祷,让我们从这里开始。我们不要再虐待自己,因为昨晚我们出去喝了酒。让我们祈祷,祈求上帝 给我们力量制止曾经所做的恶事。那就是我用自己的方法来处理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知道,一旦你克服了这个大问题,剩下的就是小事了。这些小事就像观察一个人一样,不说一个人的坏话,但只是在你脑海里中伤他。要处理那些容易处理的小事,我不应该说这些事是容易的——大问题容易受到重视。这就是细小的心理方面的问题,注意这个问题有助于面对真实的你。你将会面对“你是谁”这个真理。如果你不面对“你是谁”的问题,你依然是一个没有多大价值的人。

人们问问我然后又走了,“你是穆斯林吗?”我做了这样的回答:“是啊,我就是。”但我是一个常犯罪的人,我努力战胜自己的犯罪行为,努力克制自己。我不会走上前去说:“我比你好。”我只相信我得到了真理,并希望这条真理拯救我。

注:阿迪撒·班照克是旧金山海湾区一位自由作家。

Related Articles with 埃里克·施罗德,原美国天主教徒(2/2)

  • 埃里克·施罗德,原美国天主教徒(1/2)

    Site Team

    化育者。伊斯兰是我和真主之间的个人关系。除了 我给自己施压之外,谁也不会给我更大的压力。就我去礼拜的清真寺来说,我感到非常轻松,人们欢迎我的到来。这种情况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感觉。我去过几个清真

    23/12/2013 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