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前基督徒安吉(3/4)

Site Team

大学学生用两年半时间认真了解伊斯兰(三)


教会?也没有。没有阶级、组织和洗礼。任何人都可以宣教或者结婚,也可以为已故者祈祷。


经文解释?基本教义是统一的,真主是主宰,先知是人。《古兰经》是真主的语 言,也有其他经典降示给其他先知。天使是存在的,复生是真实的。与基督教学者不同的是,伊斯兰学者更关心宗教原理的实际应用,他们本着经训发表自己的主张 和判例,没有学者可以用任何形式替代真主的权威。学者的判例是学者根据经文做出的个人见解,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


全世界有17亿人信仰伊斯兰,一千多年来,伊斯兰一直保持着鲜活的生命力和吸引力。伊斯兰的阿拉伯语词根是“赛俩目”,有着“安宁”、“和平”之意。伊斯兰意味着与真主,与世界,与自己保持安宁与和平。


我慢慢学习和领悟,但还是不能接受真理,我想可能是我太赖了,信仰伊斯兰对我来说太难了。可是世界各个角落都有穆斯林,而基督教似乎有点不了解现实,虔诚只在礼拜日,过了周日,虔诚与礼服一起被放进橱窗躺一周。


尽管我还没有信仰伊斯兰,但我还是和穆斯林邻居一起斋月封斋,从黎明到日落 不吃不喝,晚上一起开斋,有时候我们也会一起做饭。埃及的穆罕默德厨艺精湛,鼓励我了解伊斯兰,让我多提问题,当然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回答。斋月的夜 晚,我也有很好的机会观察礼拜者,回到家偷偷的模仿鞠躬叩头礼拜。我不知道怎么念辞,就念天上的父,然后慢慢地戒酒和猪肉,也尝试在城市里戴盖头散步。最 后我才了解到为何巴勒斯坦籍学生会在卫生间放瓶水了,因为那样是在方便之后可以洗小净。德国没有穆斯林国家那样安装手位喷头的习惯,所以他们自己就放上一 瓶水,方便净下。


周围的穆斯林很奇怪为何我会对伊斯兰感兴趣,实际上是他们自己对伊斯兰教义不太关心和重视。我曾不止一次听他们当中有人这样说过:我生在伊斯兰国家当然就是穆斯林了,会按照古兰经的要求去生活,但现在欧洲读书学习,还很年轻,以后有时间慢慢虔诚。


但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很多人无论在哪里,都坚持自己的信仰,比如厨艺精湛的 好邻居穆罕默德,他在埃及学习生物物理学,到德国来攻读博士学位。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刚到德国六个月,还在大学学习德语。伊斯兰对他来说就意味着一切,他 具备必要的伊斯兰知识,在阿拉伯学生团体中,他就是一个谢赫。尽管这个绰号不太适合这个24岁 阳光活泼的黑色卷发年轻人,他本人也不喜欢,说名字的责任重大。但每当有人需要帮忙,都会来找谢赫,学生需要房间,需要去医院,需要买卖二手书,也都会找 他。时间久了,我们彼此熟悉,知道他想为大家树立一个虔诚穆斯林的形象,远离一切诱惑。而对虔诚的穆斯林来说,女性就包括在内。但他的宗教责任要求他不得 不和女性接触和交流,否则感兴趣的人如何了解伊斯兰呢?他是我见过的很健谈,思想包容开放的人,我们经常谈论伊斯兰和世界,有时候会针锋相对,更多的是互 相学习,而且他越来越成为一个可靠的朋友和伙伴。


与此同时,我慢慢对经济学失去兴趣,加上不够努力,考试也不理想,我选择了 东方学作为专业。我把东方学想象的非常好,感觉比经济学更适合我,我的研究也逐渐入门。同时,我的经济学学分也可以从社会学转过去,新课程对我有很大的吸 引力,我非常感兴趣。我们也有了新课题和穆罕默德讨论。这段时间,我开始支持穆斯林,对非穆斯林的讽刺越来越反感,但我还是不能想象变成穆斯林会怎样。对 阿拉伯人好的,对德国人不一定好,尽管我也知道有德国女性信仰伊斯兰的,只是还没有见过。


后来有一次过寒假时,阿拉伯语课上见到了一位德国女穆斯林。当时是冬天,户 外很冷,每位女生离开教室都会盖上羊毛头巾。有一天,我问她,不冷的话,也会戴上吗,她的回答肯定干脆。她叫海德,是一名教师,嫁给了黎巴嫩穆斯林,取名 叫赫迪哲。她来上课是为了增加研究生学分。她告诉我本地有一个德国女穆斯林组织,邀请我一起参加。我觉得这是改变的第一步。


我们约在城市里会合,她戴一个真正的盖头,优雅美丽,大方典雅。我也戴着盖头,但非常紧张。我作为非穆斯林,竟然这么受欢迎啊,我要见的是谁呢?海德让我放心我说,只要是客人都会很受欢迎,其实,我不戴盖头也没有关系。

 

Related Articles with 德国前基督徒安吉(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