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戴上了盖头?

Site Team

我可能与时下那些的“反叛者”格格不入,人们从我身上看不到纹身,更看不到奇装异服和衣服上星星点点的窟窿,我也没有性感的皮夹克。实际上,人们看到我的时候,第一认为便是我属于那些“受压迫的女性”中的一员。真的,有些人鼓起勇气问我这样的问题:“你的父母亲强迫你穿这样的衣服吗?还有人为我抱打不平:“你知不知道,这样对待你是很不公平的?!”


过去,在蒙特利尔有一所学校,对夫妇的女儿因为戴了像我戴的那种盖头,而被校方开除。这似乎有些奇怪,一块布怎么会引起如此大的争?也许人们害怕盖头下面藏着什品吧。当然,问题不只是一块布的问题。我做为一名穆斯林女,象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妇女一样,只不过是在头上戴了一块头巾而已。但是,在人们看来,戴盖头时下流行的观念正好相反,时下的观念是女性要解放自己,要拥有自己的权力,仿佛这才是女性生活的基本。


我用盖头遮住我自己,如果人们通过我的外貌来判断我的个性与为人的话,他们是不容易对我作出评判和归类的,更不好说我是否对异性有吸引力。


把一个人的穿着打扮与今日社会的价值取向做一比较,你会发现人们总是根据穿着打扮与发型设计来看待人,真可谓“以貌取人” 。如果全社会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探讨的价值?是的,我是一个个体,有一个行走在大地上的肉体,但这一肉体上长着能思考的大脑,肉体内有着一颗纯洁的心,有着一个追求高洁的灵魂,我不是人们用色迷迷的眼睛观望的对象,也不是啤酒、汽车广告上的尤物。


因为世人总是只看到事物的表面,一味地强调事物表面的美,而忽视了人的价值,人的内心深处蕴含的美。所以我认为今日妇女获得了解放只不过是骗人的假话而已。在一个社会里,当妇女们不细心留意自己的着装打扮就不能上街时,这个社会上还有什么真正自由可言?!


当我戴着盖头上街时,就不用考虑这一切,我觉得自己很安心,因为没有人用那种眼光看我,没有人从我裙子的长短上判断我的个性。我和那些窥视我的人之间有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我觉得我才是一个真正与男人平等的人,我有一种安全感,感到自己不会因为是女性而受到侵犯。

 


我觉得,我们今天的时代中最可悲的事就是人们对于“美”和女性形象的变态认识。如果你读一些时尚的青少年杂志,你会发现这种变态认识无处不在,它告诉你什么样的体形才是真正的“内在美”或“外在美”的,而你不幸又生就了一个“难看”的体形,哦,那你就得努力改变自己“不美”的体形,毕竟,以胖为美的情况是不存在的。


我看过一些广告,不由地发问:美女是用来推销产品的吗?她多大岁数了?她的吸引力怎么样?她穿什么衣服?更有甚者,一些广告商要求做广告的女性不超过20岁,高个儿,体形苗条,要比一般的女性更有吸引力,而且穿着要暴露等。我们为什么允许别人把我们捉弄成这个模样?


不管当代的女性是否承认自己已成为某些人手中的模具,被迫兜售着自己,伤害着自己,女性们正在为自己的“解放”付出代价。13岁的少女因嫌自己的体形而自杀,超重的少年因嫌自己的体形而上吊。


有人问我戴上盖头是否觉得是一种迫害,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他们,我没有被压迫的感觉,我戴上盖头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了解的事实是我已掌握了别人对我的看法。我欣赏这一事实:我没有任何东西供人们欣赏,我已成功摆脱了现代工业文明的桎梏,摆脱了某些机构的控制。


我的身体属于我个人,我不愿任何人告诉我是否美丽,是否好看。对我而言,我拥有比人们的评价更重要的东西。如果有人问我的性生活是不是很受压抑?我会很愉快地回答:“没有受到压抑”。我也能控制我的欲望。我幸运的是我没有减肥或增重的烦恼,也没有口红是否与我的皮肤协调的麻烦。我有我的优先选择,这些都不在我的选择中。


所以下一次你们看到我时,用不着用同情的目光来看我。我没有受到压迫,我也不是蒙昧时代阿拉伯沙漠地区被俘虏的女性。我已经获得真正的解放。

Related Articles with 我为什么戴上了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