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喜欢上面纱的

Site Team

在过去,我把那些戴着面纱的妇女看做沉默的、受压迫的动物——直到我被塔利班俘虏以后,我的这种看法彻底被颠覆了。20019月,在美国发生恐怖袭击15天后,我偷偷溜进阿富汗,穿上穆斯林妇女的蓝色长袍,为一家报纸写新闻报导,采访这个集权政权之下的日常生活。可是,我还是被发现了,被拘留了10天。 我鄙视劫持者,并大声抗议他们对我的逮捕。他们把我叫“坏”女人,但我答应阅读《古兰经》、学习伊斯兰之后,他们释放了我。(坦白讲,当我被释放时,我不 知道谁更高兴——是他们还是我)。回到伦敦后,我履行诺言,开始学习伊斯兰。我为自己的发现感到惊讶,我曾希望《古兰经》里面找出允许打骂妻子、压迫女儿 的内容,但与此相反,我发现了《古兰经》里面提高妇女地位、解放妇女的内容。离开阿富汗两年以后,我皈依了伊斯兰。对我的这一举动,有人表示惊讶、失望, 也有人给与鼓励。现在,我对前外交大臣杰克·斯特朗把穆斯林妇女的面纱评论为(只露出眼睛)“不受欢迎的、不利于团结的障碍”的话而感到遗憾和羞耻,尽管 首相托尼·布莱尔、作家萨尔曼、意大利总理普罗迪等都跳出来为他的言论进行了辩护也罢。关于面纱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在西方,许多男性政治家和记者,他们 都为伊斯兰世界妇女遭受的压迫而悲叹。可实际上,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们谈论面纱、少女新娘、妇女的生存环境、名誉罪、强迫婚姻等,他们错误地指 责伊斯兰应该为这一切罪责负责。然而他们的傲慢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无知。他们所指责的问题和存在的习俗,实际上与伊斯兰毫无关系。只要你认真阅读《古兰 经》,你会发现,在1970年西方女权运动者提出的各种要求,早在1400年 以前的《古兰经》里已经提出。伊斯兰认为,在信仰、教育和经济独立方面,妇女与男子享有同等的地位。妇女给子女的礼物、养育子女等,在伊斯兰看来是积极 的。伊斯兰给了穆斯林妇女这么多的礼物,为什么西方的男子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妇女的着装上?甚至英国政府首相布朗和约翰·里德发表了轻视面纱的讲话。而同 时他们却在为苏格兰边界上男子所穿的裙子欢呼。

当 我因皈依了伊斯兰而戴上头巾时,反响是巨大的。我所做的只是盖住我的头部和头发,但我立即成了二等公民,虽然我听惯了所谓的伊斯兰恐怖等谬论,但我不期望 来自陌生人这么多公开的敌意。晚上,出租车从我的身边驶过,他们的“出租”的字样灯在闪烁,一位出租车司机在我的前面停车,乘客下车后,我敲了敲车窗,他 怒气重重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开车离去。另外一个人说:“不要在后座位上留下炸弹。”接着又问:“本·拉登躲在什么地方?”是的,穆斯林妇女穿上适当的服装 遮盖自身是一项宗教规定,但我知道大部分穆斯林妇女喜欢穿长袍,露出脸部,当然有一部分穆斯林妇女喜欢戴面纱。这是个个人的声明:我的服装告诉你,我是穆 斯林,我希望得到人们的尊重。诚如华尔街银行家所说的:服装说明你的身份,你要严肃对待。特别像我这样皈依伊斯兰的人,当男子以不适当的方式对待我时都会 令我气愤,更不用说偷窥我们的行为,那将是不能容忍的。

我曾是一个多年从事西方女权活动的积极分子,但我发现穆斯林女权活动分子比世俗的其他女权活动者更激进。我憎恨那些丑恶的所谓人体美的展示,鄙视2003年 世界小姐比赛中的不和谐的欢呼,他们欢呼一位身着比基尼的阿富汗小姐维达·萨玛迪德登台亮相,认为这是阿富汗妇女解放的巨大进步。他们甚至给萨玛迪德颁发 一项“女权胜利的代表”的特别奖项。某些穆斯林女权活动分子认为长袍和面纱也是一个政治符号,尽管她们拒绝了饮酒、性滥交以及毒品。妇女解放的标准:究竟 是以裙子的长短和胸脯的高低为标准进行判断?还是以个性和智慧为标准进行判断?在伊斯兰看来,人的优越性是通过虔诚的行为达到的,而不是依靠美貌、财富、 权利、地位以及性关系来实现的。

对 意大利总理普罗迪加入到这一争论当中,我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他认为不穿长袍是人们的“共识”,因为面纱会使社会关系变得“困难”。这完全是一派胡 言。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人们使用手机、电缆、电子邮件、发信息、发传真?人们是不是因为看不到播音员的脸而不再听收音机呢?而在伊斯兰的保护下,我受到了 尊重。伊斯兰教导我;我有权利受教育,我有义务寻求知识,无论我是已婚的人还是单身。在伊斯兰里,没有谁规定妇女必须为男子洗衣做饭。至于说到伊斯兰允许 穆斯林丈夫打妻子——简单地说,它不真实。伊斯兰的批评者,随意引用《古兰经》经文和圣训,根本不去考虑引文上下的具体的语言环境。当一个男子举手打他的 妻子的时候,不允许他伤害妻子,更不可在妻子的身上留下伤痕。而根据“国内暴力热线”的一项调查,在过去的12个月的时间里,4百万美国妇女遭到来自伴侣的严重的人身攻击,每天3个以上的妇女被她们的丈夫或男友杀害。自从9·11事件以后,接近5500名妇女遭到伤害。

男 子的暴力倾向与某一个宗教或文化没有直接关系,根据这一热线的调查,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妇女遭受暴力攻击,强迫性交或遭到其他的虐待。这是超越宗教、财 富、阶级、种族、文化的世界性难题。在西方,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是,男人比妇女优越,尽管这一看法遭到抗议。在同样的工作中,男女同工不同酬——小到收发 室的收发工作,达到办公室的行政工作。妇女仍然被视为性商品。这种情况从她们的面貌上可以看出。那些声称伊斯兰压迫了妇女的人,应该回首看一看莱夫·波 特·罗伯森的讲话,他对握有权力的妇女发表了他的观点:女权主义是“社会主义、反家庭的政治运动。这一运动鼓励妇女离开丈夫,杀害子女,搞巫术,破坏资本 主义,最后变成同性恋者。”现在请你告诉我吧,到底谁是文明的,谁是不文明的。

(伊冯娜·里德利是伦敦伊斯兰电台的政治编辑,是《落入塔利班之手——她非同寻常的经历》一书的作者。)

Related Articles with 我是怎样喜欢上面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