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天主教医生信仰历程

Site Team

作为一名法国天主教家庭出生的内科医生,职业给我的最好选择是可靠的科学知识,很少有神秘生活。不是因为我不信仰主,而是基督教特别是天主教教条和意识从没有允许我感受神的存在。因此,我对主的整体感觉禁止我接受三位一体教条,和拒绝接受耶稣有“神性”的教义。


其实,在我了解伊斯兰之前,我已经信仰了作证言的一部分内容,即“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主”,还有这章古兰经文:


“你说:他是真主,是独一的主.真主是万物所仰赖的。他没有生产,也没有被生产.没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敌。”(《古兰经》112:1-4)


这是我易于接受伊斯兰的最首要的哲学原因。当然也有其他原因。比如,我拒绝接受天主教牧师,他们或多或少声称有权替主饶恕人的罪过。此外,我绝不承认天主教圣餐仪式,对我来说那就像是远古时代的图腾崇拜,祖先图腾的身体,为了更好的消化他的人格,必须在他去世之后被消灭。另一点让我远离基督教的原因是绝对的压制,它维持身体洁净,特别是祈祷前,对我来说像是对上帝的侮辱。如果他给我灵魂,他给我身体,我们就没有权利忽视,同样也压制了人的正常生理需求,而伊斯兰中在我看来似乎只是一个符合人性的宗教。

 


我信仰伊斯兰的根本原因和因素是《古兰经》。我在信仰前学习它,用西方知识分子的批评态度,我把功劳归于Malek Bennabi的作品 Le Phenomene Coranique,他让我确信《古兰经》是神圣启示。古兰经的经文已经存在1400多年,正确的教导我那些现代科学研究员才教导的东西。这一点明确的让我确认,让我确信作证言的第二部分:“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这就是我1953年2月20在巴黎清真寺宣布信仰的原因,我在穆福提的见证下宣布伊斯兰信仰,获得伊斯兰名字:阿里.赛勒曼。


我对新的信仰很开心,再次作证:我作证除了安拉没有应受崇拜的,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仆人和使者。

Related Articles with 法国前天主教医生信仰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