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基督徒拉比恩卡

Site Team

拉比恩卡是一个农村女孩儿,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农场里长大。小的时候,她有一个宠物袋鼠和她一起放牧。她喜欢捕猎兔子和狐狸。从小没有接受过太多的宗教教育,但是她信仰主,有传统的意大利道德观。在意大利家庭中,女孩儿是被加倍呵护的。


周日她经常和家人一起去教堂,她并不懂那些,只是走形式而已。对于圣餐,她只知道要穿白衣服唱赞歌,耶稣和玛利亚(愿主赐平安)也只是教堂的两座雕像。尽管她什么都不懂,但最起码的向主祈祷她还是懂得的。


16岁以前,她不知道伊斯兰或者阿拉伯人,也没去过城市,她承认自己天真单纯。可以肯定的是,这让她心扉敞开,心态更开放和自然,她发现城里人苛刻冷淡爱批评,而农村人彼此更亲近。


在 农村,男人大多待在农场享受田间生活,或开着货车摩托车骑马打猎,乡村生活是男人的天堂。年轻的女性比较期待到城市生活,追求时髦时尚,寻求刺激,交更多 的朋友。拉比恩卡16岁的时候离开农村来到了城市,她的意大利家族遍布澳大利亚,她可以毫不费力在城市找到一个阿姨依靠。

拉比恩卡在城里第一个工作是接待员。她遇到了一个南非的穆斯林女孩儿塔斯尼姆。虽然塔斯尼姆不是很虔诚,不戴盖头也不礼拜,但在饮食方面却很严格,要求食物必须清真才行。只要不失节,不饮酒,不晚归,父母都会同意她泡吧。拉比恩卡从塔斯尼姆那里只学到的是斋月封斋。

拉比恩卡回忆说,她总会感觉被穆斯林吸引,因为他们温和、友好、亲切、直率。她感觉与穆斯林朋友在一起是一种享受,家庭般的气氛让她回忆起(热情好客的)农村生活。她说她感觉舒服,犹如自己的皮肤一样温暖。她还发现城里人喜欢互相捉弄,彼此不喜欢。

她 特别喜欢非洲人,他们热情好与人交往,而欧洲文化似乎比较冷酷,与他们交往有很多障碍。因此,她发现长大后的自己和兄弟姐妹更喜欢土著人而不是欧洲人。她 更尊重努力工作的人,做正确事情的人,不是种族主义者。拉比恩卡的妈妈是种族主义者,认为欧洲人高贵,也很容易批评其他人。

随后,拉比恩卡主动与更多穆斯林接触,慢慢地她了解到穆斯林每天有五番拜功,但直到遇到丈夫她才真正了解了伊斯兰。

拉比恩卡记得刚认识丈夫不久,他就带她见家长了。她和丈夫彼此承诺:要长久的婚姻和家庭。她开始学习伊斯兰知识,改变穿着方式,穿上了宽松的长裙。她发现当自己了解全能的主时,一切都变得美好和谐。


她说自己喜欢这个观念:万事都有结果,每个人都要尝试做正确的事情。这与天主教的教义不同:可以做任何事,耶稣都会掩护。


信仰生活中每个人都有一个考验,拉比恩卡最大的考验就是戴盖头。她意识到这个改变了她的形象,对她影响最大。在家里,在乡下,在农场,在单位,人们都会问为什么会戴那个。但是拉比恩卡还是会穿长裙戴盖头。


最初她父亲感觉这是不尊重他的朋友,如果她没有穿他们喜欢的服饰的话。她承认最初因让父亲感到不被尊重而羞愧,但随着对全能真主的认识,她意识到她要取悦的是真主,而不是人。

她告诉自己不能有任何让步,因为她知道这是正确的事情,她知道如果她开始妥协,就没有止境,那时她会觉得没有了伊斯兰。她确定不想那样。


尽管最初戴上盖头非常困难,盖头也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她发现男士们开始与自己保持距离,对自己更加尊重。她心里觉得这样做很对。拉比恩卡发现她爱上了这个观念:女性是珍宝,应该被保护起来,只有可以看到的人才能看见。


拉比恩卡在朋友圈里念了作证言,她慢慢发现伊斯兰是真理,很渴望了解更多。她的丈夫和婆家鼓励她戴盖头,但需要时间去适应,因为她必须逐渐断了考虑外人怎么看她的念头。

当问到穆斯林社区对她信仰的反应时,她说自己曾“风靡一时”,只因为她是一个新穆斯林。

Related Articles with 澳大利亚前基督徒拉比恩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