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原基督教徒克林顿·赛普斯(2/2)

Site Team

寻求真理

我被关进了联邦政府监狱,一位非洲裔美国人主动问我需要什么帮助。他说他 是穆斯林,安拉命令穆斯林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的话激起了我的兴趣,我打算好好了解一下伊斯兰这个宗教。当然我清楚我对伊斯兰的第一印象很难改变,因为我 觉得伊斯兰在美国是非洲裔黑人的宗教,而我是白人,我不可能成为穆斯林。

不过我还是向这位兄 弟借了一些介绍伊斯兰的书籍。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伊斯兰的普遍性,它超越了民族、种族、肤色的界限,给人以真实、纯洁的感觉。这时候伊斯兰开始吸引 我。这位兄弟邀请我参加星期五聚礼礼拜,还送给我一本《古兰经》英译本。读《古兰经》时,我感到我那僵硬、肮脏的心开始软化、净化。我认为《古兰经》就是 真理,它里面没有谎言,没有鬼术,没有神秘兮兮的东西,它的文字朴实而易于理解。当我听到宣礼的呼唤声时,有一种离安拉很近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渗透到我 的灵魂深处。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认定《古兰经》就是真理,因为其中没有任何矛盾之处。

有些宗教建立在所谓的科学、或多神、或“三位一体”的基础之上,我是一个爱思考的人,在我看来这些宗教的信仰观点根本经不起我的逻辑推理的敲击。

而伊斯兰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确信安拉独一无二、安拉能从“无”中创造“有”、万物皆为安拉所创造。《古兰经》经历了1400多年的风雨沧桑,它的每一个发音、每一个字母仍然与当初一样,没有遭到丝毫篡改,这一事实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而《圣经》和基督教的一些教条已经发生变化,而且还在继续发生着变化。人们说不清今天他们所读的、所教授的《圣经》最初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主宰、一个宗教,而这个宗教就是顺从安拉——这正是“伊斯兰”的含义。

彻底的转变:从克林顿·赛普斯到阿卜杜·赛俩目

你已在本文开头读到,克林顿·赛普斯原是一个心中充满仇恨、屡屡犯罪、具有暴力倾向的人,是一个被生活毁掉然后又来毁坏生活的一个人。

是 的,在过去多年稀里糊涂的生活中,我作恶多端,跟随他人走上了这样一条犯罪之路。成千上万的人和我一样被社会所唾弃,被关进监狱。而“监狱”这个曾点燃我 心中的仇恨、胸中的怒火的地方,如今又成了我洗心革面、沐浴伊斯兰之光的地方,我在这里成为阿卜杜·赛俩目——“和平(之源)的忠诚服务者。”伊斯兰填补 了我精神上的空虚,把喜悦、和平、宁静等这些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情感教给了我。我的目标清晰了,我的方向端正了。

通过伊斯兰这一真理,我明白了谦虚为人、真诚拜主是做人的根本,我还明白了我们来自于安拉,我们都要回归到安拉那里,安拉造化了运动的与静止的万物、造化了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造化了有限的与无限的事物。万物无一不依赖于安拉的造化。

在 末日审判的时候,不管我是黑人还是白人、穷人还是富人、弱人还是强人,这些都不重要,对所有的人来说重要的是他是否带着善功来了,因为安拉将根据一个人行 为的好坏,对他予以奖赏或者惩罚,没有任何人会因为我的罪过而受惩罚,也没有任何人会因为我的善功而受到奖赏,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当我被审 问时,我必须为自己的行为做出回答。我明白了伊斯兰是真理,我公开宣布了:“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这样,从本质上说我的生 活又返回到纯洁无瑕的婴孩状态。

至此,我终于完成了皈依伊斯兰的旅程,我在安拉那里找到了“真理”,安拉有许多伟大的尊名与属性,其中有一个名字也是属性就是“赛俩目”(和平的主)。

安拉是和平与安宁的缔造者,和平来自于他,除了安拉赐予的和平外绝没有别的和平。我庆幸我终于找到了“和平”,因此我给自己取名为“阿卜杜·赛俩目”,意即“和平之源(安拉)的奴仆”。安拉,我由衷地感谢您:一切赞颂全归安拉,众世界的养育者。

Related Articles with 美国原基督教徒克林顿·赛普斯(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