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原天主教徒黛恩·查尔斯·布里斯林(2/3)

Site Team

“其他人”

我 在准备我的硕士论文的时候,第一次听说《古兰经》。迄今为止,我与许多美国人一样,只听说过“阿拉伯人”,他们像漆黑的夜晚出来捕食的神秘动物一样,劫掠 我们的文明。我从未从正面听到人们讲过伊斯兰,人们一再津津乐道的便是肮脏的阿拉伯人、沙漠中的骆驼、帐篷等等。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在宗教课上,对 谁是“其他人”感到好奇。耶稣生活在迦南、加里里、拿撒勒,他怎么会长着蓝眼睛?“其他人”是谁?我曾有一种感觉,感觉我们与某个地方丢失了一种联系。 1967年阿拉伯——以色列战争中,我第一次第一眼看到“其他人”,“其他人”就是被我们明确视为敌人的人,但我喜欢他们,可是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他们。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解释不了喜欢他们的原因。不过我知道了一个事实:他们是我的穆斯林兄弟。

我第一次读到《古兰经》的时候,我已经35岁了。当时,我漫不经心地打开《古兰经》浏览,目的是了解居住在中东地区居民的宗教,为我的硕士论文寻找资料。真是安拉的安排,我恰好打开《信士章》52-54节经文:

“这个确是你们的统一的民族,我是你们的主,故你们应当敬畏我。但他们为教义而分裂成许多宗派,各派都因自己的教义而沾沾自喜。你让他们暂时沉浸在自己的困境之中吧。”(《古兰经》2352-54)

从 第一次读《古兰经》开始,我就感觉到《古兰经》是真理——它明显的、强有力的揭示了人类生存的意义。人类的悲剧在于人类拒绝了真理,特别是他们的无休止 的、徒劳的竞争富庶,使他们忽视了人类生存的目的。所有这一切概括在:国家、民族、语言——这些使我们引以自豪的、所谓显示我们身份的东西,实际上掩盖了 我们应该共同分享的信仰——即崇拜独一的主宰——创造了万物、创造了我们及我们所自拥有的一切的主宰。

依然热爱耶稣和玛丽亚

孩 提时代,我常说这几句话:“圣母玛丽亚,天主之母,我们是罪人,所以我们为死亡来临而向您祷告,阿门。”在祈祷中还有“万福玛丽亚”的话语。现在我终于明 白,人们错误地把玛丽亚当作了神的母亲,这是她遭受的多大的毁谤啊!事实上,我们应当这样来看待她:她是上帝所选拔的异乎寻常的女人,她以处女之身生育了 伟大的先知耶稣。我的母亲经常为玛丽亚辩护,长期祈求玛丽亚的帮助,并解释说玛丽亚是母亲,她最理解母亲的痛苦。我母亲和象我母亲一样的人应该明白,纯洁 的玛丽亚被犹太人诋毁,用卑劣的罪行(私通)指控她。明白了这些她们才会真正认识玛丽亚。玛丽亚承受了这些指控,但她知道全能的安拉会为她作出公正的判 决,安拉给了她承受诽谤的力量。

只要相 信玛丽亚得到了安拉的特慈,就意味着承认了她在妇女中的崇高地位,同时也破除了她被称为“天主之母”的错误认识和恶毒攻击。确实,这种称呼对她来说,比她 活着时犹太人对她的指控更恶劣。作为穆斯林你可以爱戴玛丽亚和耶稣,但在这之前更应该热爱安拉,因为他能使你进入乐园,所以你必须顺从独一安拉的律法,在 报应日清算之时,安拉将对你进行判决。犹如安拉造化了先知穆罕默德一样,造化了你,造化了耶稣,也造化了他吉祥的母亲。有人已经死了,将会有人死去,但安 拉是永活的。

耶稣(在阿拉伯语中是“尔 撒”)从来没有说过他是神之子,相反他反复声明他是被派遣的使者。我想起年轻的时候经历的混乱思想,那种混乱源于教会的说法,教会赋予耶稣比他自己所宣称 的更伟大的属性——神性,教会的神父们构思了这样一条信条:三位一体的信仰观。正是对《旧约》和《新约》(降示给摩西和耶稣的经典)的篡改导致三位一体信 仰的产生。

坦率地讲,说耶稣是先知足够 令人满足了。是的,他是独一的安拉派遣的使者,如果我们这样看待耶稣(愿安拉赐赐福于他),我们也很容易接受穆罕默德(愿安拉赐福于他)作为他的兄弟履行 同样的使命——呼吁人们崇拜独一的主,万有的造化者,我们都将回到他那里——的事实。人们为他们的外貌特征展开争论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阿拉伯人、犹太 人、高加索人或者蓝眼睛、棕色眼睛……所有这一切都与他们作为承担者承担的使命无直接关联。了解了伊斯兰之后,无论什么时候想起耶稣,我都会产生这样的联 想,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人人都有信仰,耶稣是一个“穆斯林”,是一个顺从安拉的人。

《十戒书》的第一部分是这样讲的:

1、我是你的主宰,你不可以虚假的神灵为我伴。

2、你不得以你养育主的尊名徒劳地呼叫假神灵。

凡是知道“la ilaha ill-Allah”(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主)的人会马上承认相似的见证词。然后拿来圣人们的真实故事,结束对圣人们的百般歪曲。

“他们说:‘至仁主收养儿子。’你们确已犯了一件重大罪行。天几乎要破,地几乎要裂,山几乎要崩。”(《古兰经》1988-90)

Related Articles with 美国原天主教徒黛恩·查尔斯·布里斯林(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