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记

Site Team

 

尊贵的《古兰经》是穆斯林的行动指南,是安拉通过哲布依勒天使以标准的阿拉伯语启示给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启示是在二十三年的时间内零星降示,有时降示的经文是简短的几节,有时则是是较长的篇章。[]

《古兰经》(一词系阿拉伯语Quran的音译,意为“宣读”、“诵读”)不同于使者穆罕默德的言语和行为,使者的言语和行为被单独搜集成册,即“哈迪斯”(Ahadeeth,意为“消息”、“言语”、或“传述”)。

根据接受的启示,使者亲自通过背记的方式将他所受到的启示按照正确的次序传授给门弟子们。很明显,有些经文是安拉特意启示给他的,例如:“你读”〔Qul,意为:穆罕默德啊!你(向人们)宣读〕。《古兰经》的韵律风格和其生动的表达使人更容易记忆。的确,《古兰经》在多处提到这部经典易于记忆和保存的这一显著特征(《古兰经》4458,54:1722,32,40)。即使是在以雄辩的口才和擅长诗词歌赋而著称的阿拉伯社会,《古兰经》依然以其便于记忆的文风而驰名。迈克尔·兹维特勒这样写道:

“在远古时代,人们还不能以书写来记录,但口传心授使他们的记忆力达到了现在人无法想象不可企及的地步。”[]

因此,大部分的启示在使者时代就已经被许多的人背记在心间。

使者鼓励圣门弟子们学习所启示的每一节经文,并传授给其他的人。[]同样,背记《古兰经》被视为是一种功修,尤其是在礼拜(salah)时。由于这些指导,当人们学到新的经文时便以背诵的方式加以记忆,并用在礼拜中。整部《古兰经》都是被圣门弟子们逐字逐句地通背下来的。他们中著名的诵经家有栽德·本·萨比特、伍班伊·本·克尔白、穆阿兹·本·斋白里和艾布·栽德。[]

不仅要背记《古兰经》的明文,还要精通它的读音,这就是之后产生的一门学问——“泰吉伟德”(Tajweed,《古兰经》诵读学)。这一门科学谨慎地阐明了每一个字母、每一个词,以及前后文连接等的准确发音方法。今天我们看到世界各地操不同语言的人们,在诵读《古兰经》时都如同生活在使者时代的阿拉伯人一样。

此外,《古兰经》章节及经文的先后顺序是由使者排定好的,并由圣门弟子熟记于心。[]  在使者健在的每个莱麦丹月(Ramadan,伊历九月,即斋月),哲布依勒天使与使者依照启示的准确顺序校对一遍。同时许多的圣门弟子在场。[]  在使者归真的那一年,哲布依勒天使与使者校对了两次。[]  至此,每章中经文的先后次序,以及各章的次序,圣门弟子都已熟记,并以此固定格式熟背于心。

由于圣门弟子在各个行省对不同种族的人进行传播,他们依照背诵的方式向人们传授《古兰经》。[]  就这样,《古兰经》以同一种形式,被不同地区的人们背记和保存了下来。

当然,《古兰经》的背记,在几个世纪以来已经形成一个持续的惯例,在穆斯林世界建立了许多专门背记《古兰经》的中心和学校。[]  在这些学校,学生们按照《古兰经》诵读法学习和背记《古兰经》,继承专业诵经师的诵读传承,这个“完整的链”可追溯到安拉的使者那里。这种背记通常需要花费三到六年时间。背诵且核查背诵正确无误后,将会授予一个正式的“证书”(ijaza,或授权证书),以证明他已掌握诵读规则,现在能够正确无误地背记安拉的使者穆罕默德所背记的《古兰经》,并可以为人师了。

(此图像是在完美完成的《古兰经》的背诵结束后被授予的 一种“许可证证书”(ijaza,或授权证书),证明其持有者是一位背诵者,其诵经传承可是追溯到伊斯兰的使者,即具有的导师的“完整的链”。以上图像是科威特的诵经家嘠米沙里·本·拉希德的证书,是由谢赫·艾哈迈德·兹雅德颁发的。本图像由(http://www.alafasy.com.)网站提供。)

 

一位非穆斯林东方学者A.T.韦尔奇写道:

“穆斯林的《古兰经》比西方人所认识到的经典或《圣经》更多。几个世纪以来它最突出的、最主要的是以口授的形式传承。这种形式最初的表现是,由穆罕默德在二十多年期间,以优美的韵律背诵给他的追随者,这些启示在穆罕默德年代就已经有许多追随者背记,自那时起,口传的惯例就被建立起来,并随历史而延续,在某些方面,不依赖于《古兰经》的书写,甚至其效果超越《古兰经》的书写。……几个世纪以来,通背《古兰经》传统一直被专业的诵经学家们(qurraa)保持着。直到今天,背诵《古兰经》的重要性才被西方完全的赞赏。”[]

《古兰经》或许只是一本书,宗教的或世俗的,但确一直被数百万的人完全的背记。[11]  东方学者领袖肯尼思·克拉格表示:

“……《古兰经》的背诵现象表明,经典以一种动态持续的信仰传播方式,流传了许多世纪。但我们不能因之把它当作古董,或者当作过时的历史文献。《古兰经》的记诵避免经典失误的出现,使其在传承中始终保持着权威性。”[12]



Footnotes:

[①] 穆罕默德·哈米杜拉:《伊斯兰导论》,伦敦MWH出版社,1979年,第17页。

[②] 迈克尔·兹维特勒:《古典阿拉伯诗的口授传统》,俄亥俄州出版社,1978年,第14页。

[③] 《布哈里圣训实录》第6卷,第546段圣训。

[④] 《布哈里圣训实录》,第6卷,第525段圣训。

[⑤] 艾哈迈德·丹法尔:《古兰学》,伊斯兰协会出版,英国,1983年,第41-42页;亚瑟·贾法尔:《古兰经历史考证》,莱顿出版,1937年,第31页。

[⑥] 《布哈里圣训实录》,第6卷,第519段圣训。

[⑦] 《布哈里圣训实录》,第6卷,第518和520段圣训。

[⑧] 伊本·哈希姆:《先知穆罕默德传》,开罗,第1卷,第199页。

[⑨] 拉比布·赛义德:《古兰经背诵》,摩罗·伯杰、A.劳夫和伯纳德·韦斯译,普林斯顿达尔文出版社,1975年,第59页。

[⑩] 《伊斯兰百科全书》:“穆斯林生活和思想中的古兰经”。

[11] 威廉·格雷厄姆:《胜于书写的语言》,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80页。

[12] 肯尼思·克拉格:《〈古兰经〉的精神》,伦敦George Allen & Unwin,出版社,1973年,第26页。

Related Articles with 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