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沃森,教授、牧师、教会农场主、传教士,现居沙特

Site Team

 

 

你怎么了?”这是得知我信仰伊斯兰时,基督教同学、朋友和牧师的第一反应。

我想,我不能责怪他们,我是一个非常不喜欢改变信仰的人。我曾是教授、牧师、教会农场主、传教士。如果有“原教旨主义者”的话,那我也是。


那时候我从顶尖神学院拿到硕士学位刚五个月,遇到一位信仰伊斯兰后在沙特工作的女士。当然,我也问了她伊斯兰中妇女的地位。她的回答让我震惊,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还问她关于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的问题,她告诉我可以带我去伊斯兰中心,找更有知识的人回答我的问题。

 


我 祈求耶稣保护免遭恶魔侵害,因为我们所学的是,伊斯兰是邪恶的宗教。因为学过福音传教,我非常震惊穆斯林的信仰方式,那是多么的简单易懂。没有强迫,没有 烦难,没有心灵操纵,没有下意识影响!还可以像学《圣经》一样在家里学习《古兰经》。简直不敢相信。伊斯兰中心给了我很多书,告诉我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到 办公室找他们。那一夜我把所有书都读完了。那是我第一次读穆斯林写的伊斯兰书籍,之前我们学习的都是基督徒写的伊斯兰书籍。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问了三个小 时的问题,这样一周过去后,我读完了12本书,这才知道为何穆斯林是最难信仰基督教的人。原因就在于穆斯林与主的关系没有中介,直接可以向主祈求饶恕罪恶,获得拯救和后世的许诺。

 


至 于我问的问题,显然,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主的。谁是穆斯林崇拜的主?以前我们所受的教育是,他们崇拜一个假神,但事实上,他是全知的,全能的,为所欲为 的,独一的,没有伙伴没有匹配的主。有趣的是,在教会的前三百年里,主教学的东西跟穆斯林的一样:耶稣只是先知和老师!君士坦丁信仰基督教之后,就开始号 召和引进三位一体学说了。他不了解这个宗教,把巴比伦时代异教徒的观念引进了基督教。篇幅有限,不再赘述。但我要说的是,三位一体在圣经的希腊版本,希伯 来版本或其他任何译本中都是不存在的!

 


我 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穆罕默德的。谁是穆罕默德?我发现穆斯林并不像基督徒崇拜耶稣那样崇拜他。他不是中介,禁止崇拜他。我们在拜功后像祝福易卜拉欣一样祝 福他,他是封印的先知和使者。事实上,在他之后的一千四百多年,也一直没有先知再出现。他的使命是给全人类的,而不是像耶稣和摩西那样只给犹太人。但有一 个信息是相同的,那就是崇拜独一的主。(见《马可福音》12:29 “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阿,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因 为礼拜在我的基督教生活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我对穆斯林的拜功也非常好奇和感兴趣。作为基督教徒,我们对穆斯林事务的真正情况一无所知。我们接 受的教育就是穆斯林崇拜天房,他们崇拜的假神就在那里。了解到礼拜是安拉的命令时,我再次震惊。而礼拜的字面义就是赞颂和赞美。清洁状态下的礼拜方式是安 拉指导的。他是神圣的主,不允许我们随意妄为地近他,只能用他教导我们的方式接近他。

 


接 受了八年的神学教育,而此时,只一周,我就知道了,伊斯兰才是真理。我没有立即信仰伊斯兰,因为信仰尚未扎根。我继续礼拜,继续读《圣经》,继续到伊斯兰 中心听讲座。我虔诚地祈祷和寻求安拉的引导。其实,改变信仰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但如果拯救来到,我绝不错过它。我一直在惊讶,因为我从穆斯林那里了解到 的伊斯兰,并不是我所学到的伊斯兰。在读研期间,我尊重的伊斯兰权威教授,他和基督教关于伊斯兰的教育,原来基本上全是曲解和误导。他和许多基督徒都很虔 诚,但都愚昧的虔诚。

 


两 个月后,我再次寻求安拉引导时,我感觉时候到了。我坐起来,首次使用安拉的名字说,“安拉啊,我信仰你是独一的真主。”安宁突然降临我。从那天起,信仰伊 斯兰四年了,我从未后悔。尽管那个决定带来了考验:两所圣经学院同时辞退我,被同学、教授和牧师驱赶,被丈夫家庭否认,孩子误解,被国家怀疑,等等。没有 信仰,人不能抵挡恶魔,我也不例外。我感赞安拉,我是穆斯林,愿我生死都是穆斯林。


“我的礼拜,我的牺牲,我的生活,我的死亡,的确都是为真主——全世界的主。他绝无伙伴,我只奉到这个命令。我是首先顺服的人。”(《古兰经》 6:162-163)

作者:海蒂哲·沃森姐妹,现居沙特,在吉达伊斯兰宣教中心任教师。

Related Articles with 苏珊·沃森,教授、牧师、教会农场主、传教士,现居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