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基督徒安东尼·格林信仰经历访谈

Site Team

身材高瘦,碧眼金发的中年人阿卜杜·拉希姆,性格率直,酷似好莱坞大片中宾虚的样子。他出生在坦桑尼亚,1988年信仰伊斯兰后便在祖国英国宣教。他的打扮给人一种欧洲基督徒描述的耶稣的形象。阿卜·拉希姆是在埃及休假期间了解伊斯兰的。在班加罗尔进行《安拉的最后启示》演讲期间,接受了伊斯兰之声的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个人背景:

    1946年出生在坦桑尼亚达鲁瑟兰,父亲Gavin Green 是英国殖民地行政官,1976年加入巴克莱银行,后在埃及开设分部任负责人。我在天主教会艾姆培尔福斯学院读书,考入伦敦大学读历史,之后辍学。现供职于英国伊斯兰媒体公司,从事宣教工作,包括伦敦著名的海德堡伊斯兰讲座。

你为何没拿学位?


我在英国教育体系中成长,越来越觉得那完全是欧洲中心论,世界历史似乎也围绕着欧洲的文明展开。我在埃及生活多年,看到了许多只有考古学家才能见得到的宏伟遗迹,发现西方对埃及历史的解释完全是虚伪的。于是我开始研究其他国家的历史,并且作为佛教俗家弟子生活了三年,同时学习不同宗教的经典和哲学。


直到后来研究《古兰经》时,我才一下子被它吸引了。《古兰经》带来的讯息对我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我逐渐在内心确认它就是神圣的启示。我相信除了安拉,谁也引导不了我。只有安拉能引导我,不知不觉中,我迷上了伊斯兰。


伊斯兰有什么特别吸引力?

岁的时候,我就对一些基督教义不敢苟同了,《万福玛利亚》这样的诗歌我不能接受,教义说神永恒无限,却又对说玛利亚生出神,仿佛玛利亚比神更伟大。

基督教三位一体概念让我困惑,就好像一片枫叶在三个地方出现一样不合适。尽管教义让我困惑,还是按英国中产阶级那样用古板的套路回答问题。但当我到了埃及以后,我感到我信仰的危机时刻也已经到来,我有些迷茫了。主死于十字架的概念,赤裸裸地暴露出它与基督徒宣称的主无限永恒的概念之间的矛盾。我突然意识到三位一体的概念和一加一等于三一样荒谬。


西方先入为主的生活安排让我厌恶,难道就这样生活下去吗?我发现欧洲人除了奢华享受外,没有别的追求。


西方对民众的洗脑能力无人能及,导致他们对埃及和巴勒斯坦问题一无所知。复国主义者几个历史政治经济神话就让西方没有了任何异议。一片被犹太人抛弃2000年的土地怎会成为他们的祖国,我也知道现在的犹太人实际上都是斯拉夫人,不是闪族人,巴勒斯坦的土地自古就是一片绿洲果园。以色列一边捏造沙漠变绿洲的神话,一边让周围的果园沙漠化。

当我知道美国在南美培养和支持独裁的同时却在制裁苏联时,我对美国的双重标准和伪善更加失落和厌恶。

 


埃及和英国的生活有什么不同

埃及人的生活朴素艰苦幸福,他们托靠安拉,到家就能享受天伦之乐,忘记边的困难。他们那谦卑不张扬宗教功修帮助他们把困难交给安拉。这些是我在英国所不能看到的,他们浅薄唯物,所谓的幸福非常肤浅,他们的礼拜伴随着歌曲舞蹈,张扬而没有一丝的谦卑。


我意识到西方流行的观点全都是复国主义操控下媒体的附属品,巴勒斯坦问题正是其中之一。我与巴勒斯坦人的对话也呈现了西方人所相信的以色列神话。其一就是犹太人认为有权回到最初的土地,其二是他们自称为闪族后代,事实上现在大多数犹太人没有这样的血统。其三是以色列创造的经济和科学神话。


实上,我从来都不知道巴勒斯坦单方面有什么问题,西方人完全被媒体洗脑了。美国自诩公正,想方设法惩治第三世界违反人权的国家,自己却在清除拒绝向美国低头的南美领导人。这样的两面派行为,美国媒体从未批判过。

 


你怎么生活在英国?

西方调的所谓的个性,与伊斯兰不一致,虔诚的穆斯林也感到别扭。西方的性开放让人难以接受,女孩子十三四岁就失去童贞,一般女孩子都有三四个男朋友。


生活在西方的穆斯林遭遇的挑战是,让自己在坚守信仰的情况下,融入这饮酒性开放的社会,不被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被游离在社会之外。

本文编辑自伊斯兰之声11卷130号1997.11 

Related Articles with 英国前基督徒安东尼·格林信仰经历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