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学者谈先知穆罕默德(2/3)

Site Team

丁:《土耳其史》(Histoire de la Turquie),巴黎,1854年版,第二卷,第276 -77页:

“如果我们远大的目、微弱的财产惊人的效果作为衡量人奇才的三个准,在现历史中,有一个人能跟穆罕默德相比呢?那些最著名的人物所造的不外乎是武器、法律和帝国。就算是真的了不起,他所创造的只不过是物世界的权力,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在他眼前常常会土崩瓦解。而这个人令人震撼的,不仅是军队、法律、帝国、人民和朝代,而且是当时数百万计,世上三分之一的居民;这还不止,他更使人类对圣祭、神灵、宗、思想、信仰,以及灵魂等的认识都大为改……他获胜利而能克制;他的志向是全身心地为了一思想,而非为争取建立自己的王;他无止境地祈祷与神行神秘地交谈;他去世之后却仍得到胜利。凡此种种,都证明他不是个骗子,而是基于顽强的信念,而一信念使他深具魄力,恢复教义信。此教具有双重含义:安拉的一,神的非物质性。前者说明安拉是什,后者说明安拉不是什么;前者用戳穿假神,后者以文字开启思想。

“穆罕默德是一位哲学家、雄家、传道者、立法者、士、思想的征服者、理性教和非偶像崇拜的恢复者;是二十多个世上的帝和一个精神的帝国的建立者。就算我以任何的标准去衡量世界伟人,试问有谁能超越他呢?”

 爱德•吉本和西门奥里合著:《撒拉森帝国史》 (History of the Saracen Empire),伦敦,1870年版,第54页:

“在印度、非洲和土耳其经过十二世纪纷纷该宗信奉《古兰经》后,应使我们惊奇的,不是他的宗的广泛传播,而是其真理的永恒不,因为他昔日在麦加和地那宣扬教义仍原原本本地保存了下来……穆罕默德教徒一致抗拒任何诱惑,不容许将们信仰和崇拜的目降至人类觉和幻想的程度。‘我相信安拉一,和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是伊斯兰简单而又永恒的宣言。安拉智睿的形象绝不因任何世俗可目睹的偶像而有所贬损;先知拥有的荣耀不超越人类美德所及的范畴,而他的徒都能谨记他的教训对他的感恩之情也不会逾越理智和宗教的界限。”

博斯沃斯•史密斯:《穆罕默德和穆罕默德教》(Mohammad and Mohammadanism),敦,1874年版,第92

“他是集凯撒大帝和罗马教皇于一身:他是皇,但有教皇的虚饰;他是凯撒,而没有撒的兵团。他没有常备军,没护卫队,有王宫没有固定的收。倘若有人说他是借神权统治的,那么穆罕默德便是这样的人。因神赋予他一切权柄,不需要凭证,也不需要维护者。”

安妮贝赞特:《穆罕默德的生平和导》(The Life and Teachings of Mohammad),德拉斯,1932年版,第4

“任何研这位大的阿拉伯先知的生平和性格的人,任何认识他如何生活,如何教导们的人,对这位伟大的先知——全能的主的众使者之一,是绝不不肃然起敬的。尽管我要对你们说的,有许你们都可能耳熟能详;但我每次重读这记叙时,就对这位大的阿拉伯导师有一种新的佩,一种新的敬仰。”

W.蒙哥马利:《在麦加的穆罕默德》(Mohammad at Mecca),牛津,1953年版,第52页

“他为了自己的信仰,随时都准备忍受迫害;相信他以他为领袖的人,都是品德高尚之士,而最他获伟大的成就——一切都说他是一个品格完美的人。硬说穆罕默德是欺世盗名的骗子,不但不能解问题,反而引起更多问题。然而,没有一位史伟人在西方社会所得的价比穆罕默德所得到的更槽!”

詹姆斯A.米切:《伊斯兰:被误解的宗》(Islam The Misunderstood Religion),见读者文摘》(美版),1955年5月,第68-70页:

“穆罕默德是位受到感召建立了伊斯兰的人。他在公元570年生于一个崇拜偶像的阿拉伯部落。他一出生便成孤,因此对贫穷者、赤贫者、寡、孤儿、奴隶及备受迫的人,特别怜恤。二十岁时﹐他商很成功﹐来被一位富孀雇﹐为她率一个行的骆驼队。二十五那年,雇主赏识他的才能,向他提出婚约。新娘比他年十五岁﹐结婚后贞洁的妻子﹐与忠实的丈夫共度一生。

“就像他之前的大部分先知一样,穆罕默德在接受神的言时,总觉得自己力有不逮,不敢担此重任而躲避。但后来天使命令他:“读!”据我们所知,穆罕默德不会读也不会写,但他仍是默诵启示给他的信息:“安拉是独一的”。这个信息后来在世上起了革命性的影响。

“穆罕默德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很讲求实际。当他的爱子易卜拉欣去世,发生了日蚀,于是人便纷纷传这是安拉的吊。于是,穆罕默德向他澄清:‘日蚀是一自然现象,不应将它与人的生死混为谈。’

“穆罕默德本人去世后,有些人想把他奉为神。他的继承者于是发表了一篇宗史上地位崇高的文告。其言日:‘如果你崇拜的是穆罕默德,他已经死了;如果你们崇拜的是安拉,他永远存在!’”

迈克尔H.哈特:《影响历史的一百位名人排行榜》(The l00:A Ranking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ersons inHistory),纽约:哈定出版公司,1978年版,第33页:

“我选择穆罕默德作为世界史上第一个最有影响的人物,可能会使一些者感到惊奇,也会使另外一些者发生疑问,但他确是历史上在宗教和世俗方面都取得了卓越成就的唯一人物。”

Related Articles with 西方学者谈先知穆罕默德(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