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曼·法勒西的信仰历程(1/2):从琐罗亚斯德教到基督教

Site Team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一位有福的弟子赛里曼·法勒西[1]  (愿真主喜悦之)讲述了他寻求伊斯兰的坎坷历程。让我们来听一听他对自己的亲历的讲述:


我出生在波斯国伊斯法罕[2]  市郊的杰艾乡,我的父亲[3]  是那个乡镇的首领,对他来说,我就是他最心爱的人,他对我的喜爱达到了极致,他让我负责神殿上的圣火,以使圣火日夜不息。


我父亲是个大庄园主,拥大片地,但他从不让我参与劳作,生怕我有什么闪失,也从不允许我离家半步。有一天,父亲有要事必须要到镇市上去处理。方才委托我去庄园看看。我出了家门,朝着庄园的方向走,路过一座基督教堂。从教堂里传出的礼拜唱诗的声音很好听。因为父亲常把我困在家里,所以我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外面的事对我来说太新鲜了,于是,我停下去庄园的脚步,而迎着悠扬的歌声走入了教堂,想看看里面的人们在做什么。


我一看到他们,就喜欢上了他们的礼拜唱诗,并对他们的宗教产生好感。“指主发誓,”我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信仰看起来比起我们家里的那一套仪式要好多了。”一整天,我都呆在教堂里,没有去照看父亲的庄园。 


我问了教堂里的人们:“这个宗教是从哪里传过来的?”

他们说:“是从沙姆地区(今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巴勒斯坦一带)传来的。”


傍晚,我回到家里,父亲在焦急地等着我,他很担心,并已派人去到处找我。我一到家,父亲就问:“我的孩子啊,你到哪去了?我难道没有给你安排任务去做吗?”


我如实回答道:“我在路上看见一座基督教堂,我进去看他们做礼拜,我喜欢他们的宗教,所以我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直到天黑。”

我的父亲说∶“孩子啊!他们那种宗教没有什么意义。我们信仰的宗教,是我们的老祖先遗留下来的,是最好的宗教。”

我说∶“父亲啊!不对,我看他们的信仰比我们的信仰要好得多。”


父亲勃然大怒,威胁我,并给我拷上了脚镣,把我困在他的宅院里不许我出去。我委托一个可靠的家人去告诉教堂里的牧师,如果有去沙姆的商队,让他想方设法通知我,我打算跟着商队逃离家乡。终于,时隔不久,有秘密消息传来,有一支来自沙姆的商队即将启程返回沙姆。于是,我设法解开了脚镣,把自己装扮起来,溜出了大宅院,跟着他们去了沙姆地区。


我到了沙姆地区后,打听基督教的最高教长,有人指引我找到了当地教区的大主教。

我找到了他并对他说∶“我确实希望成为基督徒,做你的奴仆,向你学习,跟你一起礼拜。” 

他说:“你来跟我住在一起。”就这样我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随着日子日复一日地过去,我发现这位大主教的人品不好,他贪爱钱财。他经常号召教徒们慷慨施舍,给他送钱来,用于慈善事业。他在收钱的时候,总是装模作样地祈祷祝福,然而,当钱到了他的手中时,他却把大部分私藏起来,只拿出少量的一部分分给穷苦人。几年下来,他私自窑藏的金银有七坛子之多。


我鄙视他的这种行为。

后来,大主教死了。教区的基督徒们集合起来,要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我憋不住就对大家说他是个坏人,他经常号召人们慷慨施舍,给他送钱来,用于慈善事业。然而,当钱到了他的手中,大部分被他私藏了起来,只有少量的钱分给了穷苦人。

教徒们对我呼喊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我回答道:“我就带领他们去看大主教私藏金银的地窖。 

他们说:“你给我们指出来。”

他们按我说的地点,挖出了一坛又一坛的金银财宝。

他们说∶“指主发誓,我们不能为他举行葬礼了。”[4]教徒们商议把他的尸体钉在一个大十字架上,让人们向他抛扔石块。

他们让我继续住在教堂里,又任命了一个大主教接任。新来的大主教确实是个好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一样日夜拜主的人,他不贪图现世,他追求后世的永生。我喜欢他超过了任何一个人。


在他去世之前,我和他度过了一段时间,当死亡临近他时,我就对他说:“某某人啊!我跟你度过了一些美好时光,我喜欢你胜过我以前所喜欢的一切,死神将要来临,那么,你推荐我继续跟着谁,你要嘱咐我什么?”


大主教说:“指主发誓,人们都在亏折中,他们已改变了原来的宗教,除了在摩苏尔[5]  的某人之外我再也不知道还有谁在坚守着这个宗教,你去找他吧,然后他给了我这个人的名字。”


当这个大主教去世后,我动身去找他所说的那个人。我找到了那人,我对他说:“某某人临死前嘱咐我来找你,他告诉我,只有你和他有着同一个宗教,同样的操持。”之后,我就跟着他过,我发觉他是个在宗教事务中非常虔诚,非常真的人。


不久,这个人死了,在他临死前,我向他提出了我曾向第一个大主教提过的问题,希望他推荐一个有着与他同样信仰和宗教操守的人,以便我去追随他。


他说:“指主发誓,人们都在亏折之中,他们已改变了原来的宗教,除了在纳希宾[6]  的一个人之外我再也不知道还有谁在坚守着这个宗教,他的名字是某某,你去追随他吧。”


送葬了此人后,我就旅行到纳希宾去此人所说的那个人。我找到了那个人,并和他朝夕相伴,但好景不长,这位主教又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在他死之前,我来到他跟前,向他请教在他之后我应该去追随什么人,他建议我去找阿穆里亚城[7]  的一个人。


送走了这位主教,赛里曼便去了阿穆里亚城找那个人,并加入到了他们的团体。在那里,赛勒曼一边跟随新的主教学习,一边谋求自己的营生,牧养着几头牛和一只羊。


毕竟,新的主教年事已高,没过多久,死亡来临了这个阿穆里亚主教,在他死前,赛里曼问了同样的问题,但这次他得到的回答与前几次的恰恰相反。


赛里曼说:他对我说:“孩子啊!我不知道还有谁像我们这样在坚守着信仰,但是,你在的生命中将会出现一位使者,这位使者所带来的宗教将与易卜拉欣圣人的宗教同出一辙。”


他对我描述了将来要出现的这位先知:“他将以易卜拉欣的宗教被派遣于世;他将在阿拉伯地方两片黑石地带之间出现,那个地方生长着椰枣树,此外,还会有许多明显的迹象,比如他不会接受他人的施舍,但是,他接受别人送给他的礼物;在他的两肩之间有一块先知的印记。如果你到了这个地区,你就去投奔他吧!”。 



脚注:

[1] 海塞米在麦基麦尔则瓦伊德中记录。

[2] 在今伊朗西北部。

[3] 他的父亲曾是崇拜火的麦哲伦。

[4] 在这儿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赛勒曼没有因为一个人的行为而转变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他并没有说:“看看这些基督徒们,他们中最优秀的人这么邪恶。”而深知他应该以信仰衡量一个宗教,而不是个人的行为。

[5] 摩苏尔是伊朗西北部的重要城市。

[6] 纳希宾是摩苏尔和沙姆之间的一个城市。

[7] 阿穆里亚是罗马帝国东正教地区的一个镇。

Related Articles with 赛里曼·法勒西的信仰历程(1/2):从琐罗亚斯德教到基督教